迷蒙中她把他当成“哥哥”,要以此立血魔阳灯,情况危急!

  • 日期:08-29
  • 点击:(1275)


  小说:迷蒙中她把他当成“哥哥”,要以此立血魔阳灯,情况危急!

  痛有很多种,姜何也确实经历过不少。

  比如受伤,比如不同种剧毒入体的痛,甚至蟒蛟活毒的痒到极致,那也是一种痛,但要说哪一种最让他崩溃,那毫无疑问是黑衣少年的封禁一指。

  如果把神魂比做身体,那身体就只是一件衣服。

  那种痛恰恰是直击神魂的,姜何每次恍恍惚惚、灵魂出窍似的感觉可不是说着玩的,只有那时候,他才意识到身体上的痛是有多么不值一提!

  这也是为何姜何能熬得住真境秦红颜都怕的封正血鞭的原因所在,都是锻炼出来的啊……

  姜何单手撑着石壁,秦红颜则蜷缩在姜何的庇护之下。

  她仰着头,目光迷离,呆呆地望着那双温和的眼,那双眼似乎在说“别怕,有我在”,那时她还只是个扎着双马尾的怯懦小女孩……

  身前的血肉模糊已渐渐复原了,姜何身后却又已是伤的“惨无人道”,他想了想,刚准备再转个身“受力均匀”,谁知看到秦红颜撑着石壁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他从没把秦红颜当成个需要无微不至呵护的脆弱花瓶,自然也不会阻止秦红颜站起身分担血鞭笞罚。

  抬手微微扶了下秦红颜,他也随之转身,二人正面面对封正血鞭,姜何已经发现血鞭是罚,也是奖,所以他很坦然的受刑。

  “哥哥。”

  正颇有些“享受”的姜何忽的一怔,扭头瞥了秦红颜一眼,她仍覆着面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将信将疑的刚转过头,柔和的声音再度响起。

  “哥哥,只要跟你在一起,红颜就什么也不怕了。”

  这次可以确认是秦红颜在说话了,可问题是——她在跟谁说话?这儿就她和姜何俩人,哪里来的“哥哥”?!

  莫不是被血鞭打傻了?不至如此吧……

  “红颜什么也不怕了……”

  姜何喉头微动,僵硬的转正脖颈,这种情况真让他感到一万分的别扭,那个印象中高傲冷艳的秦红颜怎的成了个脆弱的小女孩?

  他本打算只当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没看到,等到封正血鞭笞刑结束,秦红颜也当恢复正常了吧,忍忍就过去了……谁知异变骤起!

  秦红颜黑甲之下突然涌出大量鲜血,她眸中瞳孔变为无光三角,声音也诡异飘渺,完全不似本人!

  “不怕了……嘿嘿~我也不怕了……”

  要不是背后犹自血肉模糊,姜何现在定已经出了一身冷汗了。

  随着秦红颜异变发生,封正血鞭直接消失了,姜何也顾不得泊泊流出的可怖血液,抓住她的肩膀使劲摇晃,想要唤醒她的神智。

  “秦红颜!秦红颜!”

  然而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能唤醒……姜何灵光一闪,想起他刚经历了孤魔道立荒灯的过程,秦红颜这莫不是在立血魔阳灯?!

  而且情况似乎并不怎么乐观……

  姜何也不知道要怎么帮助秦红颜,虽说孤魔与血魔有一定的相通之处,但说实话,好听点说他是在一种玄之又玄的状态下成功走过孤魔道的,实则就是稀里糊涂。

  他的转折点在于玉符、微光,让他悟通了一些孤魔道理,而血魔之理又与孤魔不同,孤魔隐秘,血魔执着坚定……

  对呀!

  秦红颜莫不是要立那个所谓的“哥哥”为自己的血魔阳灯?这可万万使不得!

  阳灯如果不够高远炽烈,很容易便会被心魔扑灭,难怪秦红颜瞳孔成了无光三角形,这便是心魔入主的前兆了!

  通常来说,血魔的阳灯可以是一个宏大的信念,比如是“为混元人族而战”,比如“以尸铺路,立于天外天之巅”,甚至于简简单单的俩字“活着”,这些都算是足够高远、足够宏大的念,独独以一个人为念,可就显得太过狭隘了。

  “秦红颜!阳灯太狭隘了,不行啊!秦红颜!听到没有,快停下来!”

  他在秦红颜面前不断的招手大喊,可秦红颜却没有一丝反应,也不知究竟有没有听到他的话,又或许听到了也什么都做不了……

  鲜血仿佛无穷无尽不断涌出,已漫过膝盖,眼见如此,姜何一急,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扯下她的恶鬼面具!

  “轰”的一下,他直接被血潮狠狠拍飞到黑石牢笼另一端,因为下来前自我封闭了自身所有力量,这一下可摔得七荤八素,五脏六腑翻滚不休。

  血水也瞬间充斥了整个黑石牢笼,姜何在其中看到有一团朦胧的红色光华,心知必是秦红颜,于是向她游过去。

  无光之瞳中有一丝丝的红色亮起,她懵懂看到血海滔滔,这让她万分恐惧,有一道人影从远处向她游了过来,身上带着微光,微弱、却很温暖,仿若……希望!

  …………

  在一片纯粹之白中飞速下坠的碑屋老人蓦然大笑了起来,直笑的在空中抱着肚子翻滚不休。

  “好!哈哈哈~好小子啊!这下秦老狗的曾孙女这辈子都离不开你了,也算帮为师小小出了口恶气,老夫就再帮你点一把火!”

  老人连打了两个响指,第一个是点火,第二个是切断脑海画面。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啊~

  哈哈哈……

  笑声空洞洞的回荡不休,纯白之地却有一座黑色灯塔伫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