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时刻——模仿

  • 日期:08-08
  • 点击:(1171)


?

  曙光什么时候越过地平线,我们完全不知道。学校背山而立,秋天的时候我们都很渴望阳光。太阳迟迟没有冲破山岚,一直要到第二节课之后的广播体操,阳光才会照在光滑的地板上。

  

  大家开开心心下到操场,身边的女同学三五成群,手藏在袖子里,时不时互相呵一口气,灰色的毛衣袖子拽得老长,她们对着地上的影子伸腰,弯弯曲曲的影子到处都是,蒙络摇缀,线条隐约,十分好看。那时,我不敢长久地注目,不管是她们的影子还是人。多数时候我都在注视我自己的影子,黑色的衬衫很长,头发也很长,风吹来乱糟糟的样子,上衣因为太长,显得身体空空荡荡的。我不烫发,也不染发,洗得也算勤,但还是乱糟糟的,因为有些天然卷。

  升入初二已经一个多月了,班上很快就打成一片。我也是这一片里的一小片,但又有点让人敬而远之。禾华姓李,我姓杨,我们都是树,还有一棵树叫杨聪,在我心里,他是一棵菜。他们都不远我,每个星期天的中午,洋葱顺路来我家叫我上学,有时候我正洗着头,有时候我已经把鞋带系好了。初中时候,我们互相模仿,都用一样的袋装薰衣草洗发液,气味很浓烈。他模仿我不染不烫留很长的头发,或者说,青春刚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在互相模仿。

  穿过山垭,就可以从远处看到那个背靠山岚的中学。站在山的顶上,我们都喜欢远眺一会,他俩有模有样闭眼呼吸的时候我也敛住笑容,跟着闭上眼睛。发梢里薰衣草的气味就这样被风吹远了。实际上,迄今为止,我都不知道真正的薰衣草香味是怎样的,那时候红极一时的普罗旺斯如今鲜有人提起。希望大家都把它藏在少不更事的年纪里了。

  在上晚课之前,夕阳来得快,落得也早。男男女女的同学就靠着走廊聊天。我的座位就在窗边,不用出去。霞光照在他们的脸上,也照在我的课桌上。大家都在比着手势,有一个女孩子迎着霞光比了一只鹿,剪影落在我的课桌上。她冲我笑了笑,然后专心地舞动手指,鹿影晃动,仿佛睁开了眼睛。这是《劳动技术》课本里的,这门课不上,可其他科太无聊,于是大家就自学了起来。我感觉什么东西在他们的心里拉开了序幕,也在我的心里投下了微光。

  不久之后就有人谈恋爱了,其实更久之前就有了。 洋葱、禾华都有了喜欢的女孩子,最后都以离散收场,意料之中的事情。这个月,晚课时语文老师要上课,有人私下里叫他黎老头,那时大概快五十了吧。他给我们上的哪一课我已经记不清了,反正也没人在乎。那时候我宁愿偷偷刷几个数学题也不想上语文课。反正一上课就是啰啰嗦嗦的背景介绍,然后画一个奇形怪状的图,每次的图都不一样,这让我一度以为语文是一种玄学。

  有一天晚课,语文老师喝了酒。他进来查自习,逮到了几个比较闹的同学,我忘了当时的具体说了些什么,只记得几个同学被打得鼻青脸肿,当时他拿着钥匙扣打在男生的脸上,有个男生一声不吭,斜着脸瞥他。我在一旁,心里涌起一股凌冽的怨恨。受到挑衅,他恼羞成怒大骂我们有人生没人教,又打了几个耳光,然后被其他老师闻讯赶来劝走了。

  第二天来上课,他一脸嬉笑走进班里,“喝多了,喝多了,多多海涵,啊,多多海涵,哈哈哈哈‘’。但是我们都不太理他,语文课从此我就不太想上了,于是在他的课上写数学作业被发现了还几次。我已经做好了被打几个耳光的准备,但最终还是没有挨打。

  禾华每天早上都叫我起来跑步,我们模模糊糊地跑在弹石路上,天色还很黑,跑到校外的一棵松树旁,我就在这里止住了脚步,这松树已经很老了,大家都说它有一百年了,树上系着很多红绳,在风里呼呼响动。禾华还要继续冲刺一会儿,他还要全力再跑几百米。这是他最闪亮的地方,在其他人停下来前,他不会停下来。所以后来他代表我们学校去参加全校的运动会,在长跑的项目上,他跑赢了很多体校生。

  我模仿他的呼吸,在奋力奔跑中闭上嘴巴,坚持用鼻子呼吸,果然很有效果。他跑步的时候极为认真,一句话都不说,有时候我看着他,加快脚步追上去,他又加速把我甩开,我很多年没有看到跑步像他这么沉默的人,平静地克制自己的呼吸节奏,大步大步踏在弹石路上,仿佛和脚下所有的道路都有仇。

  跑完后他不会大口大口喘粗气,以此来获得一种感动或者满足一种表演感,于是我也在每次跑完控制自己喷薄欲出的表演式呼吸。过了很久,我们慢慢跑回去,他才会哈哈哈大笑。

  这一年冬天来的时候,我是第一个知道的。晚上十一点之后已经很少人了,我写完了作业从教室出来,教学楼的大灯明模模糊糊闪着。雪花落了下来,我正听着《下一个天亮》,一时间不知要不要走进这个雪夜。

  那时我恰好听到耳机传出来“等下一个天亮,去上次牵手赏花那里散步好吗”。陆陆续续,有女生惊喜地呼唤同伴出来看雪,大家都挺安静的。过了一会灯就熄灭了,雪还在继续下,但我们都要回寝室睡觉了。这年冬天的考试是在大雪里考完的,即使关好了门窗还是很冷,考场里在此起彼伏呵气。这年冬天最后一门数学考试的压轴题,我只讨论了两种情况,忘了讨论另外两种。这是这年冬天不小的遗憾呀。

  背着行李回家的路上,我和同班的两个女生顺道走了一段路,我帮她们背了一会行李。雪路真滑,好几次我们都差点滑倒。后来因为这事儿,我在她们心里不在只是一个冷冰冰的爱学习的人,我们成了朋友。高中之后有次聊天,我们彼此都还聊到了这件事,她们说:“你真是个好人”。谁能否认呢?我的的确确是个好人。

  再过一年我就会顺利地从初中毕业,去念高中。语文老师后来就不再教我们了。那时候我也不开心,也不怀念,心里只是在感叹时间过得还是挺快的,暗暗督促自己还要再加把劲。大雪过去的时候,学校里发生了一件事儿,同班的有个男同学去校外的房间烧火取暖,一氧化碳中毒死了。那时学校只是把这事儿当一个案例来给我们警示。我感觉应该需要有人提议祭奠一下他的离世。我和他的关系并不好,仅是点头之交,所以那时只是觉得不幸,并未觉得十分难过。

  

  很多年过去了,死去的人只剩下了名字,我只是记住了名字而已。禾华和我不念一个高中,洋葱没有去念高中,后来禾华也没有继续念下去,我高中每次跑步都会想起他教给我的呼吸节奏,继续怀着和他相似的沉默与若有似无的仇恨跑下去。我高中快要毕业的时候听说了他要结婚的消息。那时候我还没有手机,没有给他发过任何一个消息。

  我想,我们可能已经失联很久了。于是,我只能模仿一下曾经他跑步的样子了。

  96

  如鱼游网

  0.1

  2019.08.02 14:18

  字数 2491

  曙光什么时候越过地平线,我们完全不知道。学校背山而立,秋天的时候我们都很渴望阳光。太阳迟迟没有冲破山岚,一直要到第二节课之后的广播体操,阳光才会照在光滑的地板上。

  

  大家开开心心下到操场,身边的女同学三五成群,手藏在袖子里,时不时互相呵一口气,灰色的毛衣袖子拽得老长,她们对着地上的影子伸腰,弯弯曲曲的影子到处都是,蒙络摇缀,线条隐约,十分好看。那时,我不敢长久地注目,不管是她们的影子还是人。多数时候我都在注视我自己的影子,黑色的衬衫很长,头发也很长,风吹来乱糟糟的样子,上衣因为太长,显得身体空空荡荡的。我不烫发,也不染发,洗得也算勤,但还是乱糟糟的,因为有些天然卷。

  升入初二已经一个多月了,班上很快就打成一片。我也是这一片里的一小片,但又有点让人敬而远之。禾华姓李,我姓杨,我们都是树,还有一棵树叫杨聪,在我心里,他是一棵菜。他们都不远我,每个星期天的中午,洋葱顺路来我家叫我上学,有时候我正洗着头,有时候我已经把鞋带系好了。初中时候,我们互相模仿,都用一样的袋装薰衣草洗发液,气味很浓烈。他模仿我不染不烫留很长的头发,或者说,青春刚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在互相模仿。

  穿过山垭,就可以从远处看到那个背靠山岚的中学。站在山的顶上,我们都喜欢远眺一会,他俩有模有样闭眼呼吸的时候我也敛住笑容,跟着闭上眼睛。发梢里薰衣草的气味就这样被风吹远了。实际上,迄今为止,我都不知道真正的薰衣草香味是怎样的,那时候红极一时的普罗旺斯如今鲜有人提起。希望大家都把它藏在少不更事的年纪里了。

  在上晚课之前,夕阳来得快,落得也早。男男女女的同学就靠着走廊聊天。我的座位就在窗边,不用出去。霞光照在他们的脸上,也照在我的课桌上。大家都在比着手势,有一个女孩子迎着霞光比了一只鹿,剪影落在我的课桌上。她冲我笑了笑,然后专心地舞动手指,鹿影晃动,仿佛睁开了眼睛。这是《劳动技术》课本里的,这门课不上,可其他科太无聊,于是大家就自学了起来。我感觉什么东西在他们的心里拉开了序幕,也在我的心里投下了微光。

  不久之后就有人谈恋爱了,其实更久之前就有了。 洋葱、禾华都有了喜欢的女孩子,最后都以离散收场,意料之中的事情。这个月,晚课时语文老师要上课,有人私下里叫他黎老头,那时大概快五十了吧。他给我们上的哪一课我已经记不清了,反正也没人在乎。那时候我宁愿偷偷刷几个数学题也不想上语文课。反正一上课就是啰啰嗦嗦的背景介绍,然后画一个奇形怪状的图,每次的图都不一样,这让我一度以为语文是一种玄学。

  有一天晚课,语文老师喝了酒。他进来查自习,逮到了几个比较闹的同学,我忘了当时的具体说了些什么,只记得几个同学被打得鼻青脸肿,当时他拿着钥匙扣打在男生的脸上,有个男生一声不吭,斜着脸瞥他。我在一旁,心里涌起一股凌冽的怨恨。受到挑衅,他恼羞成怒大骂我们有人生没人教,又打了几个耳光,然后被其他老师闻讯赶来劝走了。

  第二天来上课,他一脸嬉笑走进班里,“喝多了,喝多了,多多海涵,啊,多多海涵,哈哈哈哈‘’。但是我们都不太理他,语文课从此我就不太想上了,于是在他的课上写数学作业被发现了还几次。我已经做好了被打几个耳光的准备,但最终还是没有挨打。

  禾华每天早上都叫我起来跑步,我们模模糊糊地跑在弹石路上,天色还很黑,跑到校外的一棵松树旁,我就在这里止住了脚步,这松树已经很老了,大家都说它有一百年了,树上系着很多红绳,在风里呼呼响动。禾华还要继续冲刺一会儿,他还要全力再跑几百米。这是他最闪亮的地方,在其他人停下来前,他不会停下来。所以后来他代表我们学校去参加全校的运动会,在长跑的项目上,他跑赢了很多体校生。

  我模仿他的呼吸,在奋力奔跑中闭上嘴巴,坚持用鼻子呼吸,果然很有效果。他跑步的时候极为认真,一句话都不说,有时候我看着他,加快脚步追上去,他又加速把我甩开,我很多年没有看到跑步像他这么沉默的人,平静地克制自己的呼吸节奏,大步大步踏在弹石路上,仿佛和脚下所有的道路都有仇。

  跑完后他不会大口大口喘粗气,以此来获得一种感动或者满足一种表演感,于是我也在每次跑完控制自己喷薄欲出的表演式呼吸。过了很久,我们慢慢跑回去,他才会哈哈哈大笑。

  这一年冬天来的时候,我是第一个知道的。晚上十一点之后已经很少人了,我写完了作业从教室出来,教学楼的大灯明模模糊糊闪着。雪花落了下来,我正听着《下一个天亮》,一时间不知要不要走进这个雪夜。

  那时我恰好听到耳机传出来“等下一个天亮,去上次牵手赏花那里散步好吗”。陆陆续续,有女生惊喜地呼唤同伴出来看雪,大家都挺安静的。过了一会灯就熄灭了,雪还在继续下,但我们都要回寝室睡觉了。这年冬天的考试是在大雪里考完的,即使关好了门窗还是很冷,考场里在此起彼伏呵气。这年冬天最后一门数学考试的压轴题,我只讨论了两种情况,忘了讨论另外两种。这是这年冬天不小的遗憾呀。

  背着行李回家的路上,我和同班的两个女生顺道走了一段路,我帮她们背了一会行李。雪路真滑,好几次我们都差点滑倒。后来因为这事儿,我在她们心里不在只是一个冷冰冰的爱学习的人,我们成了朋友。高中之后有次聊天,我们彼此都还聊到了这件事,她们说:“你真是个好人”。谁能否认呢?我的的确确是个好人。

  再过一年我就会顺利地从初中毕业,去念高中。语文老师后来就不再教我们了。那时候我也不开心,也不怀念,心里只是在感叹时间过得还是挺快的,暗暗督促自己还要再加把劲。大雪过去的时候,学校里发生了一件事儿,同班的有个男同学去校外的房间烧火取暖,一氧化碳中毒死了。那时学校只是把这事儿当一个案例来给我们警示。我感觉应该需要有人提议祭奠一下他的离世。我和他的关系并不好,仅是点头之交,所以那时只是觉得不幸,并未觉得十分难过。

  

  很多年过去了,死去的人只剩下了名字,我只是记住了名字而已。禾华和我不念一个高中,洋葱没有去念高中,后来禾华也没有继续念下去,我高中每次跑步都会想起他教给我的呼吸节奏,继续怀着和他相似的沉默与若有似无的仇恨跑下去。我高中快要毕业的时候听说了他要结婚的消息。那时候我还没有手机,没有给他发过任何一个消息。

  我想,我们可能已经失联很久了。于是,我只能模仿一下曾经他跑步的样子了。

  曙光什么时候越过地平线,我们完全不知道。学校背山而立,秋天的时候我们都很渴望阳光。太阳迟迟没有冲破山岚,一直要到第二节课之后的广播体操,阳光才会照在光滑的地板上。

  

  大家开开心心下到操场,身边的女同学三五成群,手藏在袖子里,时不时互相呵一口气,灰色的毛衣袖子拽得老长,她们对着地上的影子伸腰,弯弯曲曲的影子到处都是,蒙络摇缀,线条隐约,十分好看。那时,我不敢长久地注目,不管是她们的影子还是人。多数时候我都在注视我自己的影子,黑色的衬衫很长,头发也很长,风吹来乱糟糟的样子,上衣因为太长,显得身体空空荡荡的。我不烫发,也不染发,洗得也算勤,但还是乱糟糟的,因为有些天然卷。

  升入初二已经一个多月了,班上很快就打成一片。我也是这一片里的一小片,但又有点让人敬而远之。禾华姓李,我姓杨,我们都是树,还有一棵树叫杨聪,在我心里,他是一棵菜。他们都不远我,每个星期天的中午,洋葱顺路来我家叫我上学,有时候我正洗着头,有时候我已经把鞋带系好了。初中时候,我们互相模仿,都用一样的袋装薰衣草洗发液,气味很浓烈。他模仿我不染不烫留很长的头发,或者说,青春刚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在互相模仿。

  穿过山垭,就可以从远处看到那个背靠山岚的中学。站在山的顶上,我们都喜欢远眺一会,他俩有模有样闭眼呼吸的时候我也敛住笑容,跟着闭上眼睛。发梢里薰衣草的气味就这样被风吹远了。实际上,迄今为止,我都不知道真正的薰衣草香味是怎样的,那时候红极一时的普罗旺斯如今鲜有人提起。希望大家都把它藏在少不更事的年纪里了。

  在上晚课之前,夕阳来得快,落得也早。男男女女的同学就靠着走廊聊天。我的座位就在窗边,不用出去。霞光照在他们的脸上,也照在我的课桌上。大家都在比着手势,有一个女孩子迎着霞光比了一只鹿,剪影落在我的课桌上。她冲我笑了笑,然后专心地舞动手指,鹿影晃动,仿佛睁开了眼睛。这是《劳动技术》课本里的,这门课不上,可其他科太无聊,于是大家就自学了起来。我感觉什么东西在他们的心里拉开了序幕,也在我的心里投下了微光。

  不久之后就有人谈恋爱了,其实更久之前就有了。 洋葱、禾华都有了喜欢的女孩子,最后都以离散收场,意料之中的事情。这个月,晚课时语文老师要上课,有人私下里叫他黎老头,那时大概快五十了吧。他给我们上的哪一课我已经记不清了,反正也没人在乎。那时候我宁愿偷偷刷几个数学题也不想上语文课。反正一上课就是啰啰嗦嗦的背景介绍,然后画一个奇形怪状的图,每次的图都不一样,这让我一度以为语文是一种玄学。

  有一天晚课,语文老师喝了酒。他进来查自习,逮到了几个比较闹的同学,我忘了当时的具体说了些什么,只记得几个同学被打得鼻青脸肿,当时他拿着钥匙扣打在男生的脸上,有个男生一声不吭,斜着脸瞥他。我在一旁,心里涌起一股凌冽的怨恨。受到挑衅,他恼羞成怒大骂我们有人生没人教,又打了几个耳光,然后被其他老师闻讯赶来劝走了。

  第二天来上课,他一脸嬉笑走进班里,“喝多了,喝多了,多多海涵,啊,多多海涵,哈哈哈哈‘’。但是我们都不太理他,语文课从此我就不太想上了,于是在他的课上写数学作业被发现了还几次。我已经做好了被打几个耳光的准备,但最终还是没有挨打。

  禾华每天早上都叫我起来跑步,我们模模糊糊地跑在弹石路上,天色还很黑,跑到校外的一棵松树旁,我就在这里止住了脚步,这松树已经很老了,大家都说它有一百年了,树上系着很多红绳,在风里呼呼响动。禾华还要继续冲刺一会儿,他还要全力再跑几百米。这是他最闪亮的地方,在其他人停下来前,他不会停下来。所以后来他代表我们学校去参加全校的运动会,在长跑的项目上,他跑赢了很多体校生。

  我模仿他的呼吸,在奋力奔跑中闭上嘴巴,坚持用鼻子呼吸,果然很有效果。他跑步的时候极为认真,一句话都不说,有时候我看着他,加快脚步追上去,他又加速把我甩开,我很多年没有看到跑步像他这么沉默的人,平静地克制自己的呼吸节奏,大步大步踏在弹石路上,仿佛和脚下所有的道路都有仇。

  跑完后他不会大口大口喘粗气,以此来获得一种感动或者满足一种表演感,于是我也在每次跑完控制自己喷薄欲出的表演式呼吸。过了很久,我们慢慢跑回去,他才会哈哈哈大笑。

  这一年冬天来的时候,我是第一个知道的。晚上十一点之后已经很少人了,我写完了作业从教室出来,教学楼的大灯明模模糊糊闪着。雪花落了下来,我正听着《下一个天亮》,一时间不知要不要走进这个雪夜。

  那时我恰好听到耳机传出来“等下一个天亮,去上次牵手赏花那里散步好吗”。陆陆续续,有女生惊喜地呼唤同伴出来看雪,大家都挺安静的。过了一会灯就熄灭了,雪还在继续下,但我们都要回寝室睡觉了。这年冬天的考试是在大雪里考完的,即使关好了门窗还是很冷,考场里在此起彼伏呵气。这年冬天最后一门数学考试的压轴题,我只讨论了两种情况,忘了讨论另外两种。这是这年冬天不小的遗憾呀。

  背着行李回家的路上,我和同班的两个女生顺道走了一段路,我帮她们背了一会行李。雪路真滑,好几次我们都差点滑倒。后来因为这事儿,我在她们心里不在只是一个冷冰冰的爱学习的人,我们成了朋友。高中之后有次聊天,我们彼此都还聊到了这件事,她们说:“你真是个好人”。谁能否认呢?我的的确确是个好人。

  再过一年我就会顺利地从初中毕业,去念高中。语文老师后来就不再教我们了。那时候我也不开心,也不怀念,心里只是在感叹时间过得还是挺快的,暗暗督促自己还要再加把劲。大雪过去的时候,学校里发生了一件事儿,同班的有个男同学去校外的房间烧火取暖,一氧化碳中毒死了。那时学校只是把这事儿当一个案例来给我们警示。我感觉应该需要有人提议祭奠一下他的离世。我和他的关系并不好,仅是点头之交,所以那时只是觉得不幸,并未觉得十分难过。

  

  很多年过去了,死去的人只剩下了名字,我只是记住了名字而已。禾华和我不念一个高中,洋葱没有去念高中,后来禾华也没有继续念下去,我高中每次跑步都会想起他教给我的呼吸节奏,继续怀着和他相似的沉默与若有似无的仇恨跑下去。我高中快要毕业的时候听说了他要结婚的消息。那时候我还没有手机,没有给他发过任何一个消息。

  我想,我们可能已经失联很久了。于是,我只能模仿一下曾经他跑步的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