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父亲远去的背影,眼眶里闪烁的泪光,前路如何只能听天由命

  • 日期:08-24
  • 点击:(796)


小说:父亲远去的背影,眼眶里闪烁的泪光,前路如何只能听天由命

床铺铺好之后,樊明站在张艳身边笑着说道:“高儿,你看你的床,经张婶这么整理啊立刻就漂亮多了。”

樊高明白父亲樊明的意思,连忙笑着说道:“张婶,谢谢您!”

“呵呵,高儿懂事了,走,我们一家人到外面吃顿饭吧,顺便看看咱们县一中是什么样子,刚才忙着报名办手续了,都还没正眼瞧瞧呢。”

樊明也这么觉得,立即附和道:“那走吧,先看看校园,我们再去吃饭。”

一家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宿舍,樊高则特意跟床铺旁边铺位的同学打了一声招呼:“同学,帮我看一下行李,我吃完饭就回来了。”

施楠笑着点了点头,顺手拍了一下樊高的手臂说道:“放心去吧,我们都在宿舍呢。”

“谢谢!”

“不客气!”

樊高笑呵呵地就走出了寝室,追上父亲樊明,一家人去看校园了。

潇湘县城一中紧挨着湘江河水,背靠阳明山,独处一隅,非常雅静,很适合学子读书写字;走出宿舍楼,有三条水泥路,一条通往教室,一条通往食堂,一条通往体育馆、体育场和篮球场;樊明和张艳把樊高住的地方和学习的地方搞清楚了,剩下的当然就是吃啦,两口子异口同声说道:“樊高,右手边这条路是通往哪里的,我们还没去过,我们一起去看看?”

樊高没想说话,只是使劲点头,看到樊高同意了,樊明和张艳就直接拐到右手边那条路上去了。刚走两步,就看到了女生宿舍,跟男生宿舍只有一墙之隔,非常近。不到一分钟,樊明看到了食堂两个红色大字,高兴地指着食堂说道:“樊高,你看,这是你以后吃饭的地方。”

樊高放眼望去,这是一栋两层楼的大食堂,全身都是白色的瓷砖,入口处的阳台上竖立着‘食堂’两个红色大字;今天开学了,食堂也开门了,樊高他们一家人走进食堂,看到里面光亮干净,整齐有序,装修也不错,心里非常高兴,张艳开心说道:“高儿啊,以后你在这里吃饭,不要小气,也不要饿肚子,张婶我包了你的饭钱,一定要吃饱吃好!”

樊明是个直肠子,笑着说:“艳子,这里面这么漂亮,这吃顿饭得多少钱?”

“这学生吃饭能花多少钱,顶多每顿饭两三块钱呗!”

樊明乐了,笑着说:“不会吧,能比我们煤矿上的餐厅还便宜?”

“不信你就去问问呗,你看那里有位大叔在做事,你去问问。”

樊明还真的去问了,他径直走向做事的大叔,隔着窗户大声问道:“大叔,请问这里学生吃一顿饭一般多少钱啊?”

大叔面无表情地看着樊明,不耐烦地说道:“这你得看吃什么,如果是一荤一素,一般就一块多点,如果是两荤两素的话,也就两块五毛钱。”

“哦,那还可以,谢谢啊!”

张艳看到樊明回来了,问道:“明哥,你问清楚了吗?”

樊明傻笑着,不好意思说道:“艳儿,还真被你说中了,一点儿不贵。”

“是吧,你就是没做过生意,不会算账。像这样的,一天三顿饭,十块钱差不多了。”张艳自信地说。

当走出食堂,樊明往路的两头望了望,问道:“艳儿,你刚才注意到没有,我们好像没看到澡堂子哦?!”

张艳回忆了一下,确实没看见,这要是冬天,这么多孩子搁哪里洗澡啊?!

樊高知道在哪里洗澡,因为他走进宿舍大门的时候就发现男生跟女生宿舍之间有一个隔断,说是隔断其实就是配套附属楼,专门用来做卫生间、洗漱间、浴室用的,大概男生女生都在那里洗澡吧,这样的话男女生都方便,只不过男女生的浴室中间隔着一堵厚厚的墙。

樊高看着父亲樊明操心的样子,顺口就说:“爸,洗澡的地方就在我们宿舍楼里,就在男生宿舍与女生宿舍中间,您可能没注意。”

“哦,难怪,疏忽了。”

一家人顺着水泥路往前走,他们看到了学校礼堂,学校办公楼,还有老师们住的家属楼;绕了一大圈,最后回到了教学楼前,在一楼樊明和张艳找到了樊高的上课地方:高一一班。

两口子从窗户里向里望,看着整洁明亮的教室,崭新的课桌椅,还有一幅标语挂在黑板上面,写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一圈看完,大家走得腿都有点酸胀了,樊高他们一家人就没再参观潇湘县一中了;他们走出校门,就在校门口附近找了一家小餐馆,点了一个鱼头,一份红烧肉和一份清炒丝瓜,一家人和和美美吃了一顿中午饭。

午饭后,樊明和张艳就提出要回家了,再三叮嘱樊高在学校要听老师好,跟同学要团结友爱,遵守纪律,好好读书;樊高也不打岔,乖乖的样子,时不时点头答应。

望着父亲远去的背影,樊高眼里泪光闪闪,虽然他在家里布置了一些符咒,也替父亲安了一道护身符,但到底有多少功效,他自己也不知道,只能是听天由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