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女的故事EP赛琳娜为何会背叛琼这里或许有你想要的答案

  • 日期:07-19
  • 点击:(941)


  文 / 团长

  经过华盛顿之行后,《使女3》也开启了下半场的进程。

  从第七集开始,故事也进入了一个全新的环节。女主和原主教一家终于相隔两地,故事线也暂时平行了一段时间。

  然而,这看似终于缓和下来的节奏,却暗藏着许多隐线和伏笔。尤其是赛琳娜前后态度的转变,也是时候好好地分析分析了。

并行故事线进行解读,同时通过串起前面几集中,部分人物的心路历程。

  1? 利器

  除了“Under His Eye”之外,基列国里还有另一句日常用语:“By His Hand”。

  

  这句话在这个国家里,如同一张VIP通行证,仿佛只要说出这句话,所有一切“以上帝为名”的行为,都是正义且崇高的。

  无论是奖赏还是胜利,谎言还是背叛,只要有这句话在,甚至连杀人都可以变得名正言顺,不用背上任何心理负担。

  可是,上帝总归不会亲自动手。

  于是,他们口中所念叨着这句话,也让他们变成了一群可怜之人——成为上帝手中的利器,或是任何人的。

  

  基列国内的形势日渐紧张,有越来越多的人被以各种名目执行死刑。使女们也成了行刑的刽子手之一。

  这是对她们的警告,也是对她们的烙印。即使对这个国家有再多的不认同,只要曾经为这个国家做过事,手上沾过血,那么她们这辈子就再也别想彻底划清界限。

  每次执行死刑的时候,使女们会被分成三个纵队,每队的脚下有一根很粗的绳子。她们一起拿起绳子,拉两下,前方行刑架上的一块木板就会升起来。

  接着,“犯人们”被推上去,套上绞绳。士兵扳动机关,莉迪亚嬷嬷吹响哨声,使女们就再次拉动粗绳。

生命便戛然而止。

  看,其实杀人有时也并非难事。只要理由足够冠冕堂皇,只要敌人足够坏,同伙足够多。

  

  执行过越来越多次的绞刑后,奥芙也越来越按捺不住了。

  在经过华盛顿之行的打击后,她只想尽快带汉娜逃到加拿大和丈夫回合,否则连妮可的安危都要受到威胁了。

  她在其他使女的帮助下,与麦肯锡主教家的女佣在超市里搭上了话。她请求她帮助自己,至少能与汉娜见上一面。

  奥芙最终说服了女佣。女佣让她去找一位学校守卫,答应那个人会帮助她。

  

  虽然汉娜的学校离奥芙所在的区不太远,但使女是不能单独在外行走的。所以,奥芙还需要一个可以出行的理由。

  在求助自家女佣无果后,奥芙又想到了家里那个足不出户的主教夫人。

  出行的路上,她一路暗中引导着劳伦斯夫人往汉娜学校的方向走去。没想到在半路上,遇见了普特南主教夫人。

  普特南夫人的女儿触动了劳伦斯夫人。道别后,她们在一座桥上停了下来,劳伦斯夫人伤感地提起了她和主教曾经试图要孩子无果的伤心往事。

  真挚单纯的夫人也同样触动了奥芙。身为母亲,她懂得女人无法拥有自己孩子的那种痛苦。虽然她明白,劳伦斯一家是比沃特福德一家更容易利用的存在,如果用得好,他们同样能成为自己的利器。但面对着一直帮她的夫人,她还是无法做到完全的欺骗。

  于是,她也向她坦承了此行的目的。

  

  善良的夫人听到后,不但没有责怪奥芙,反而答应继续帮她。

  然而,在学校门前,女佣原本提到的守卫并不在职。劳伦斯夫人提出参观学校后,也只让她一人进去了。奥芙被留在门外,心急如焚。

  她跑到高高的院墙外,听到里面传来孩子们嬉笑的欢闹声。她轻声呼唤着女儿的名字,却没有丝毫回应。

  她知道女儿就在那其中,可这一道厚厚的院墙却成了此刻她们之间最远的距离,让她所有的努力都无济于事。

  

  恐慌症发作的劳伦斯夫人,最终让这趟冒险之旅以失败告终。

  可是,这件事情却并没有因此而画上句号。

  第二天,使女们又被召集起来去执行绞刑。进入刑场前,另一位使女悄悄问奥芙,为什么麦肯锡主教夫妇突然不见了?

  奥芙被问的还没缓过神来,抬头又看到前一天还答应帮助自己的麦肯锡家的女佣,此刻却站在死刑犯队伍的最前面。

  那个女佣就那么看着她,眼中充满痛苦的恐惧。她似乎有千万句话想说,可被堵上的嘴里却只能发出凄凉的悲鸣。

  奥芙这才明白,昨天没能出现的守卫和突然搬离的麦肯锡主教一家,都是怎么回事了。

  

  事已至此,她知道昨天的行动必然已经全部暴露了。但她还安然无恙地站在这里,没有任何人来追究她。

  然而,要她亲手处死帮助自己的同伴,这场公开处刑,同样也是对她的警告和惩罚。

  这一局,她又是一场惨败。

  回去的路上,结伴使女奥芙马修突然叫住她,对她说,她应该感到感恩。原来,是奥芙马修在超市里看到了奥芙与女佣说话,进而告诉了莉迪亚嬷嬷。

  这位一直以来“虔诚不已”的使女,奥芙原本以为她只是个被洗脑的可怜人,却没想到,她早已自愿把自己变成了莉迪亚嬷嬷手中一把匕首,狠狠地捅了奥芙一刀。

  

  事到如今,使女们已经不仅仅是生育的工具了,她们已然成了这个国家的一把武器——既可以杀敌,也可以自相残杀。

  这算是“以上帝之手”做出的“杰作”吗?

  团长不知道,团长只是为使女们的处境感到更加悲哀。

  2? 利用

  有人被人利用,就有人利用他人。

  在经过几集的故事发展后,团长终于可以来说说赛琳娜了。之前一直没细说她,主要是因为团长觉得她在这几集中的行为,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应该有其它更深的目的。

  而第七集中她的戏份,正好佐证了团长的猜想(只是猜想,不一定正确)。

  我们从第五集的她开始说起。

  在经过了前几集的挣扎、觉醒和密谋之后,因为妮可的突然出现,赛琳娜在第五集中回到了沃特福德的身边。她此刻只能依靠他,去得到更多有关孩子的信息。

  之后,沃特福德安排她在加拿大机场与妮可见了面。这是沃特福德挽回她的第一步,也是赛琳娜态度转变的决定性事件。

  

  原本对她来说,再见妮可一面已经足够。但被降级的沃特福德为了重新夺回自己的政治资本,开始了“要回孩子”计划。至于为什么赛琳娜会同意这个计划,并拍摄那段电视讲话,团长分析原因有三。

件地支持丈夫的一切言行。就算不相信能要回孩子,也必须配合他的演出。否则到头来,受惩罚的肯定还是她。

  第二,从情感上讲,如果是见过妮可之前,沃特福德提出这个计划,相信赛琳娜大概率不会同意,也不相信能要回孩子。但在见过妮可之后,她的心就被动摇了。那么,此时这个计划在她眼里,也变得不再难以接受。哪怕是希望渺茫,也不是没有盼头。

  第三,请大家别忘了第四集中,奥芙在泳池边说服赛琳娜时说过的话。她告诉赛琳娜,让她回到丈夫身边,做一个幕后掌权之人。这个建议,赛琳娜当时是听进去且同意了的。那么对她来说,帮丈夫拿回权力甚至得到更多,就是当下她最需要做的事。

  如果这个事,还能让她重新得回女儿,那就再好不过了。

  

  如果说,见到妮可是赛琳娜态度转变的第一个关键点,那么,在温斯洛大主教家看到的那一群孩子,则是第二个重要的转折因素。

  这群孩子的出现,是赛琳娜从未想到,也从未敢想的事情。一个孩子对她来说都得到的那么艰难,更别说被一群孩子围绕,会是一种怎样美妙的体验。

  这个场景,想必一下子就勾起了她更大的欲望。

  如果沃特福德成为华盛顿的高阶大主教,能为她带来如此特权,那她为什么不要?如果要不回妮可,但能利用妮可事件让她得到更多的孩子,那她又有什么理由拒绝?

  在生孩子这件事上,她早已被判了死刑。所以,她只是想有孩子在身边,让她能体会做母亲的快乐和幸福。不管那个孩子是妮可,还是其他什么人,只要能满足她的心愿,就足够了。

  

  至此,原本还在摇摆的赛琳娜,再一次改变了自己的想法。而从结果上看,团长认为,她的想法比以往的任何一次抉择都更为复杂。

  一开始,她因为断了小指而对基列国感到失望,所以同意让奥芙送妮可出去,并认为这是对妮可最好的选择。

  后来,她再见到妮可,并参与到沃特福德的计划之中。此时,她可能更多想的是帮丈夫拿回权力,而不是要回妮可(因为希望并不大)。

  接着,他们在温斯洛主教家看到了一群孩子,才发现特权阶级的真正好处,而且随着谈判的不断深入,要回妮可的可能性也在不断加大。于是,此刻的她,“得到更多的权力”和“要回妮可”这两件事,她都想要了。

  也许,此时她觉得,只要能在华盛顿——这个国家的权力中心——得到更多的权力,或许就可以慢慢的做到她之前想做而没能做成的事(比如让女孩接受教育)。

  但这一切的实现,当下都需要“利用”妮可。这对口口声声说爱孩子的赛琳娜来说,是永远无法对奥芙启齿的。

  所以我们看到,她在林肯雕塑前对奥芙说“停手”。因为此时她的想法,早已与当初和奥芙达成协议之时的,相去甚远。

  

  除了利用妮可,赛琳娜现在能利用,且要好好利用的人,便是一直在“求复合”的沃特福德。

  她还爱沃特福德吗?在经历了被断指,和痛苦到甚至想自杀的觉醒之后,她对他究竟还能有几分真情?

  团长对此持怀疑态度。第七集之后的她,团长认为,在面对丈夫时,更多的是为了达到自己目的而做出的表演。她要实现团长前面所说到的那些欲望,第一步就是再次笼络住丈夫的心。

  所以,当沃特福德确定被留在华盛顿之后,赛琳娜对他的态度也随之急速升温。饭店里的一场对话,更是与沃特福德冷战以来,她对他最温情的一次。

  但这里面已经没有多少真情了,至少与更大的权力相比,沃特福德只是她实现目的的一个工具罢了。

  有个细节,团长觉得可以很好的佐证这个猜想。

  在受邀出席的一个舞会上,温斯洛夫人将赛琳娜介绍给一众主教夫人。其中一位名叫艾芙琳的夫人在言谈间流露出了对丈夫的不忠。

  但赛琳娜只是吃惊了一下之后,很快就恢复了笑容,没有一点不自然,眼神中甚至还有一副“我懂”的样子。

  

  放在以前,虔诚的她是根本不会做出这样的反应的。

  团长觉得,这些人在此时的她眼里,就和其他垫脚石一样。她根本不关心她们是否忠于丈夫和教义,她只想和她们搞好关系,融入她们的圈子,帮丈夫在华盛顿出人头地。

  要不,她怎么能转头就和丈夫共舞一曲,还跳成了全场独舞。

  这支舞,她跳得华丽,也跳得顺从。这是她在华盛顿政治圈的首次正式亮相,也是她和丈夫“重新开始”的标志。但团长却感觉不到丝毫温情。

  赛琳娜注定是一个悲剧人物。如同奥芙所说的那样,她不懂爱,也不懂得如何去爱,所以她的内心永远都是空虚的。

  

  但愿团长的这些猜想和分析,都不是真的。

  团长还是希望赛琳娜能有个好结果。我们拭目以待。

  喜欢记得点赞、评论和关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