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老公在外沾花惹草,贤惠的女人想离婚,无奈村里人很忌讳

  • 日期:07-19
  • 点击:(1221)


  小说:老公在外沾花惹草,贤惠的女人想离婚,无奈村里人很忌讳

  直到李大梁二十八岁的时候,好运算是降临到他的头上了。这个年,他外出打工时候,认识了外镇一个不错的大龄女孩,两人可以说是一见钟情,相识以后感情迅速升温。年底俩人总算顺利牵手,走进婚姻的殿堂了。

  至此,李大梁总算给父亲有个交代了,用他父亲的话说就是总算尽孝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至此都成家了,也分家了但就是穷了点,分出去的院子也不是怎么大,但对于这样一个多孩子的家庭来说,能找上媳妇就很不错了。想想在这个村里还有好几个光棍呢。

  成家后的李大梁着实变乖了,他是听从了父亲的肺腑之言才被感染了教化了。整个人也变得勤奋多了,也知道顾家了。但打小学来的赌牌习惯却是戒不了,当初担心婚姻的事戒了好一阵子,可如今一切安逸了老习惯也就随着搬上来了。

  顾家归品行,这是好事,这值得称赞的地方;赌博归娱乐,偶尔的一次两次也不算啥,可你说人一旦要是沉溺于玩赌那真是要命!输钱不说还浪费光阴,一个大男人一到空闲时间就干这事,遇上一个持家的女人谁还能受得了?

  为这事,李大梁没少和父亲和媳妇吵过嘴斗过架,父亲气得差点儿没给他下跪,媳妇几次离家出走去娘家告状。

  那些日子,着实把梁子的父亲给急坏了,你说你老大无成也就罢了,媳妇才到二十有八娶到,今天有幸能盼来这日子你说容易吗?咱家里穷人家没嫌弃,年龄大人家也没怨言。更要感谢的是,北面那一座新客房都是女方的父母出钱建的!你说你个陈世美还想怎样?难道你真羡慕那些没家没势的光棍汉吗?这傻犊子!

  有时候李老头气得没办法了,就上各家各门去骂儿子。村里人说,李大叔啊你家梁子也真是的,好不容易娶这么漂亮贤惠又能持家的女人,你说他连这样难得的机会都不懂得珍惜,那老天爷还要怎样照顾他才能到心思上呢?知足吧傻人!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一年多过去了,当女人有了孩子的时候这厮果然收敛了好多。也知道自己是个老男孩了,也要为人之父了,哪能再这样胡整下去?那孩子以后的路不就断送在他的阴影之中了吗?

  能想到这一点算是长进了好多,行动上也检点了不少,这让老父亲和女人高兴了好一阵子。

  因为家里穷,为了生计每到年后,李大梁和其他人一样照旧踏上了打工的路。这一去就是大半年甚至一年,逢到收割或者播种的时候,或者家里出什么大事了才会回一趟。

  回了家他把崭新的票子往桌子上一拍,对着媳妇说,妞儿,给大爷笑一个!媳妇偷偷一笑把钱拿过来数上五六遍,之后冲过去抱着陈世美的脖子一阵亲热。

  再回到客厅,他给父亲二斤茶叶几包香烟,一顶新帽子一个新烟锅,说爸你老辛苦了。这一刻老人幸福到极点了,笑着笑着深深的皱纹里就噙满了泪水……

  直到女人生下第二个孩子的时候,小梁子的本性又开始复发了。说以前没赌那只是相对而言的,只是比起以往少了点而已。而如今又慢慢开始疯狂玩赌了,而且还多了一样喝酒。

  他以前喝酒但是不多,而最近几个月更是泛滥了。因为酒量在转型期,所以时常喝不了多少就已经酩酊大醉,不是哭哭闹闹就是惹事生非。

  这一切还得从年前说起,年份也就是1988的样子,那年四五月份的光景,李大梁和村里其他人一样还是出了远门。也许这一年对他来说桃花运来袭了,或者说是自己又本性外露了,准确说是开始败家了,总之这一年里他原本还算内敛的心又变得浮躁不安了。

  那一年,他又染上了别的女人,起初是做朋友,后来变味了,发展成了情人。最后他们同居了,他把所有的钱都倾注到那个女孩身上了。纸终究包不住火,后来,当女孩听到小梁子竟然有妻室了,气得姑娘火冒三丈,一气之下就找了几个铁哥们,对李大梁一顿拳打脚踢,为此还住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医院,钱没了名声也败尽了。

  打那以后,他媳妇从以前的争吵慢慢变得很少理他了,此刻的她眼里只有孩子,她瞧不起自己的男人,他给她丢脸了抹黑了,她打心底受伤了。

  她想过离婚,可又想想自己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

  在农村,一个离异的女人还能有什么好归宿?要怪只怪自己的命苦,不得不低头认命了。为此两家从根子上伤了和气,女方的家人见了李大梁一家都不屑一顾,他们是打心底鄙视了这一家没用的东西。以前还时常给点钱帮帮李大梁,如今可就别想了。

  好一个陈世美啊!连他的父亲也伤心了,他对小儿子的操劳和教导没想到会换来今天这种回报,这不孝子却狠狠扇了他一个耳光,他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他很难过很失望。

  自这件事过后,李大梁打心底明白了,先前的一切都是自掘坟墓,可现在说什么已经显得晚了。是啊!既然成了既然何必再说何必呢?他的世界一片冷漠和荒芜,他一时半会看不到眼前的路,寻不到出口的那一点光明,就这么在一个人的世界里摸黑寻觅。而内心的伤痛和悔恨,只有在赌场上和酒桌上得到一时的抚慰了……

  他,终究还是小梁子,这辈子,也许人们没有看错,他难成大梁了。李家庄的人们此刻认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