凑合过日子和爱情

  • 日期:08-09
  • 点击:(1379)




  读刘同写的《父母之间的爱情》忽然脑海了涌现出许多画面。毕竟人到中年的我,经历过许多,见过许多,记得许多的故事,许多生活的画面,不自觉就回放出来。

  刘同说他有很长很长的时间,都动过劝父母离婚的念头。因为从记事开始,他从未在父母身上看到过爱情这两个字,看到的是更多的争吵。

  年少时不懂爱情,也不知道所谓的婚约。只是觉得这是生活的元素,村里谁家嫁女了,谁家娶新媳妇了,跑去看热闹,最好能蹭个喜糖吃,再进一步的想法就是蹭一顿酒席,用黑手捂住肉夹热馒头吃。至于娶了媳妇,嫁了汉子后的日子,我从来没想过,有什么想的,村里人都这样,大了结婚,结婚了生孩子,把孩子养大,嫁出去,盖房给孩子娶媳妇。至于这期中的过程,从未想过,未从大脑里路过过。

  这时光贼溜得快,忽然间想明白了,人这一生大段大段的时光都要在婚姻里这个圈围里度过,即使晚点结婚35、40岁,加上之前的恋爱时间,恋爱就是婚姻的预热,算算,至少人生一半时间都与婚姻就扯在一起了。

  我脑海里翻腾着上一辈人的婚姻和日子,对照着我们这辈人的现在,又打量着年轻人的甜蜜撕扯,三代人究竟有什么不同?

  时空可以是过去,但过去人的感情和现在人的情感是一样的,过去的香甜是香甜,现在的香甜依然是,真和爱,不会因时空流转而改变。

  上一代人大多同住一院,直到孩子大了,才逐个分家。只要没成家,一般都生活在一个大院里。如老大结婚了,继续和老二、老三生活在一起。直直等老二、老三都结婚了,这才以此考虑分家单过的事。

  大家庭、妯娌过多的分散了精力,夫妻之间的日子似乎被冲淡了许多。但到后来,社会进步太快,早早就单过了,早早就独立门口了,只是人的思想似乎适应不了社会的飞速。

  夫妻之间的矛盾似乎被放大了,村子里不时会有夫妻闹架的,有时候动静很大,砸锅摔碗,气死昏过去的,半个村人都跑来,一是安慰,再就是看热闹。那时候偶然会听闻谁家婆娘因为夫妻间吵架跳井的,深越10米的水井,噗通就跳下来,这胆量够猛,这气也太大了,连命也不要了。有跳井的妇女跳下去再也没有第二次跳的机会,没有救上来,凡跳的基本上都被及时救上来了。那时候似乎流行喝敌敌畏,心理不顺就喝这玩意,夫妻间吵架,那个时候常常记得,所谓吵架一般都是动了武力,两口子开打,后来女的气不过,拿起消灭害虫的敌敌畏一饮而尽。不过敌敌畏主要是杀灭小虫小蛾的,人类喝了,只要对症下药及时灌肠洗胃,基本上都健康地活下来了。还有正在地里干活,两口子抄起家伙就对打起来的。

  当然这些永远都是个案,幸福和谐毕竟是大多数,小吵小闹、轻微的摩擦毕竟是主要表现形式。

  毕竟年少,尽管这一幕幕的,自己心里依然对婚姻没有什么概念,心里想这都是生活发生的真实,可能婚姻就是这样,夫妻就是这样,各有各的招数,你看昨天打的眼红气粗,今天两人一辆自行车又去赶集了。一直看似恩爱的,一个拿刀把一个给砍伤了,还说是不小心开玩笑弄的。嗨,真真想不明白。

  似乎上一辈人的婚姻都思谋着怎样把一家拉扯大,怎么活得好一些。

  我们这一代人,出生在七八十年代,我们的婚姻和爱情是什么样子呢?上一代人大多是媒妁之言,一见订终身,有的知道结婚那天才见面。上一代人不知道有没有所谓的初恋,有没有相爱的人。我们这代人绝大部分人应该有过初恋,走入婚姻前曾谈过一两次恋爱,有过所谓甜蜜的爱情。也有过走入围城后,张望围城外面的世界,张望别的城池的繁华。下一代人,分手恋爱也许是常态,谈一两次恋爱,曾有一两个女朋友、男朋友的都是人间极品了,真的不多了。你看某婚恋节目,把恋爱史都当成必答题了。对各自的前男友、前女友他们都那么大度的接纳。这些对于七十年代的人,心理上还是有些不太适应。

  古代可纳妾时代,人类也一辈一辈繁衍下来了,也有许多甜美的故事,也有属于他们的爱情。在一夫一妻时代,凑合过日子大有人在,拥有爱情的也大有人在。在思想开放,我只要你现在,不在乎你曾经的过去的当下,我决定小年轻们比我们更懂得爱,懂得珍惜,懂得去对一个人好,也懂得自己的想要。

  我认识的一对年轻人,男的始终把宝贝挂在嘴上,女的也顺从的回应着,从不腻烦。在每一个重要节日,他们都懂得珍惜生活中的每一刻,一定会有一个仪式来纪念。

  一代人也许会比一代人更多懂爱,更懂得珍惜,也更懂得自己的所要。

  《父母之间的爱情》文章的结尾这样写道:27岁那年,城里下大雪。爸爸拉着妈妈的手,妈妈像害羞的孩子。父亲幼稚的也像小孩子。故意在光滑的雪地推妈妈,让她站立不稳。

  有时想想, 婚姻里的吵,不代表恨。但有时,吵多了,也许真的就吵散了。

  2019-08-04

  96

  天空有云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2019.08.05 22:27

  字数 1826

  读刘同写的《父母之间的爱情》忽然脑海了涌现出许多画面。毕竟人到中年的我,经历过许多,见过许多,记得许多的故事,许多生活的画面,不自觉就回放出来。

  刘同说他有很长很长的时间,都动过劝父母离婚的念头。因为从记事开始,他从未在父母身上看到过爱情这两个字,看到的是更多的争吵。

  年少时不懂爱情,也不知道所谓的婚约。只是觉得这是生活的元素,村里谁家嫁女了,谁家娶新媳妇了,跑去看热闹,最好能蹭个喜糖吃,再进一步的想法就是蹭一顿酒席,用黑手捂住肉夹热馒头吃。至于娶了媳妇,嫁了汉子后的日子,我从来没想过,有什么想的,村里人都这样,大了结婚,结婚了生孩子,把孩子养大,嫁出去,盖房给孩子娶媳妇。至于这期中的过程,从未想过,未从大脑里路过过。

  这时光贼溜得快,忽然间想明白了,人这一生大段大段的时光都要在婚姻里这个圈围里度过,即使晚点结婚35、40岁,加上之前的恋爱时间,恋爱就是婚姻的预热,算算,至少人生一半时间都与婚姻就扯在一起了。

  我脑海里翻腾着上一辈人的婚姻和日子,对照着我们这辈人的现在,又打量着年轻人的甜蜜撕扯,三代人究竟有什么不同?

  时空可以是过去,但过去人的感情和现在人的情感是一样的,过去的香甜是香甜,现在的香甜依然是,真和爱,不会因时空流转而改变。

  上一代人大多同住一院,直到孩子大了,才逐个分家。只要没成家,一般都生活在一个大院里。如老大结婚了,继续和老二、老三生活在一起。直直等老二、老三都结婚了,这才以此考虑分家单过的事。

  大家庭、妯娌过多的分散了精力,夫妻之间的日子似乎被冲淡了许多。但到后来,社会进步太快,早早就单过了,早早就独立门口了,只是人的思想似乎适应不了社会的飞速。

  夫妻之间的矛盾似乎被放大了,村子里不时会有夫妻闹架的,有时候动静很大,砸锅摔碗,气死昏过去的,半个村人都跑来,一是安慰,再就是看热闹。那时候偶然会听闻谁家婆娘因为夫妻间吵架跳井的,深越10米的水井,噗通就跳下来,这胆量够猛,这气也太大了,连命也不要了。有跳井的妇女跳下去再也没有第二次跳的机会,没有救上来,凡跳的基本上都被及时救上来了。那时候似乎流行喝敌敌畏,心理不顺就喝这玩意,夫妻间吵架,那个时候常常记得,所谓吵架一般都是动了武力,两口子开打,后来女的气不过,拿起消灭害虫的敌敌畏一饮而尽。不过敌敌畏主要是杀灭小虫小蛾的,人类喝了,只要对症下药及时灌肠洗胃,基本上都健康地活下来了。还有正在地里干活,两口子抄起家伙就对打起来的。

  当然这些永远都是个案,幸福和谐毕竟是大多数,小吵小闹、轻微的摩擦毕竟是主要表现形式。

  毕竟年少,尽管这一幕幕的,自己心里依然对婚姻没有什么概念,心里想这都是生活发生的真实,可能婚姻就是这样,夫妻就是这样,各有各的招数,你看昨天打的眼红气粗,今天两人一辆自行车又去赶集了。一直看似恩爱的,一个拿刀把一个给砍伤了,还说是不小心开玩笑弄的。嗨,真真想不明白。

  似乎上一辈人的婚姻都思谋着怎样把一家拉扯大,怎么活得好一些。

  我们这一代人,出生在七八十年代,我们的婚姻和爱情是什么样子呢?上一代人大多是媒妁之言,一见订终身,有的知道结婚那天才见面。上一代人不知道有没有所谓的初恋,有没有相爱的人。我们这代人绝大部分人应该有过初恋,走入婚姻前曾谈过一两次恋爱,有过所谓甜蜜的爱情。也有过走入围城后,张望围城外面的世界,张望别的城池的繁华。下一代人,分手恋爱也许是常态,谈一两次恋爱,曾有一两个女朋友、男朋友的都是人间极品了,真的不多了。你看某婚恋节目,把恋爱史都当成必答题了。对各自的前男友、前女友他们都那么大度的接纳。这些对于七十年代的人,心理上还是有些不太适应。

  古代可纳妾时代,人类也一辈一辈繁衍下来了,也有许多甜美的故事,也有属于他们的爱情。在一夫一妻时代,凑合过日子大有人在,拥有爱情的也大有人在。在思想开放,我只要你现在,不在乎你曾经的过去的当下,我决定小年轻们比我们更懂得爱,懂得珍惜,懂得去对一个人好,也懂得自己的想要。

  我认识的一对年轻人,男的始终把宝贝挂在嘴上,女的也顺从的回应着,从不腻烦。在每一个重要节日,他们都懂得珍惜生活中的每一刻,一定会有一个仪式来纪念。

  一代人也许会比一代人更多懂爱,更懂得珍惜,也更懂得自己的所要。

  《父母之间的爱情》文章的结尾这样写道:27岁那年,城里下大雪。爸爸拉着妈妈的手,妈妈像害羞的孩子。父亲幼稚的也像小孩子。故意在光滑的雪地推妈妈,让她站立不稳。

  有时想想, 婚姻里的吵,不代表恨。但有时,吵多了,也许真的就吵散了。

  2019-08-04

  读刘同写的《父母之间的爱情》忽然脑海了涌现出许多画面。毕竟人到中年的我,经历过许多,见过许多,记得许多的故事,许多生活的画面,不自觉就回放出来。

  刘同说他有很长很长的时间,都动过劝父母离婚的念头。因为从记事开始,他从未在父母身上看到过爱情这两个字,看到的是更多的争吵。

  年少时不懂爱情,也不知道所谓的婚约。只是觉得这是生活的元素,村里谁家嫁女了,谁家娶新媳妇了,跑去看热闹,最好能蹭个喜糖吃,再进一步的想法就是蹭一顿酒席,用黑手捂住肉夹热馒头吃。至于娶了媳妇,嫁了汉子后的日子,我从来没想过,有什么想的,村里人都这样,大了结婚,结婚了生孩子,把孩子养大,嫁出去,盖房给孩子娶媳妇。至于这期中的过程,从未想过,未从大脑里路过过。

  这时光贼溜得快,忽然间想明白了,人这一生大段大段的时光都要在婚姻里这个圈围里度过,即使晚点结婚35、40岁,加上之前的恋爱时间,恋爱就是婚姻的预热,算算,至少人生一半时间都与婚姻就扯在一起了。

  我脑海里翻腾着上一辈人的婚姻和日子,对照着我们这辈人的现在,又打量着年轻人的甜蜜撕扯,三代人究竟有什么不同?

  时空可以是过去,但过去人的感情和现在人的情感是一样的,过去的香甜是香甜,现在的香甜依然是,真和爱,不会因时空流转而改变。

  上一代人大多同住一院,直到孩子大了,才逐个分家。只要没成家,一般都生活在一个大院里。如老大结婚了,继续和老二、老三生活在一起。直直等老二、老三都结婚了,这才以此考虑分家单过的事。

  大家庭、妯娌过多的分散了精力,夫妻之间的日子似乎被冲淡了许多。但到后来,社会进步太快,早早就单过了,早早就独立门口了,只是人的思想似乎适应不了社会的飞速。

  夫妻之间的矛盾似乎被放大了,村子里不时会有夫妻闹架的,有时候动静很大,砸锅摔碗,气死昏过去的,半个村人都跑来,一是安慰,再就是看热闹。那时候偶然会听闻谁家婆娘因为夫妻间吵架跳井的,深越10米的水井,噗通就跳下来,这胆量够猛,这气也太大了,连命也不要了。有跳井的妇女跳下去再也没有第二次跳的机会,没有救上来,凡跳的基本上都被及时救上来了。那时候似乎流行喝敌敌畏,心理不顺就喝这玩意,夫妻间吵架,那个时候常常记得,所谓吵架一般都是动了武力,两口子开打,后来女的气不过,拿起消灭害虫的敌敌畏一饮而尽。不过敌敌畏主要是杀灭小虫小蛾的,人类喝了,只要对症下药及时灌肠洗胃,基本上都健康地活下来了。还有正在地里干活,两口子抄起家伙就对打起来的。

  当然这些永远都是个案,幸福和谐毕竟是大多数,小吵小闹、轻微的摩擦毕竟是主要表现形式。

  毕竟年少,尽管这一幕幕的,自己心里依然对婚姻没有什么概念,心里想这都是生活发生的真实,可能婚姻就是这样,夫妻就是这样,各有各的招数,你看昨天打的眼红气粗,今天两人一辆自行车又去赶集了。一直看似恩爱的,一个拿刀把一个给砍伤了,还说是不小心开玩笑弄的。嗨,真真想不明白。

  似乎上一辈人的婚姻都思谋着怎样把一家拉扯大,怎么活得好一些。

  我们这一代人,出生在七八十年代,我们的婚姻和爱情是什么样子呢?上一代人大多是媒妁之言,一见订终身,有的知道结婚那天才见面。上一代人不知道有没有所谓的初恋,有没有相爱的人。我们这代人绝大部分人应该有过初恋,走入婚姻前曾谈过一两次恋爱,有过所谓甜蜜的爱情。也有过走入围城后,张望围城外面的世界,张望别的城池的繁华。下一代人,分手恋爱也许是常态,谈一两次恋爱,曾有一两个女朋友、男朋友的都是人间极品了,真的不多了。你看某婚恋节目,把恋爱史都当成必答题了。对各自的前男友、前女友他们都那么大度的接纳。这些对于七十年代的人,心理上还是有些不太适应。

  古代可纳妾时代,人类也一辈一辈繁衍下来了,也有许多甜美的故事,也有属于他们的爱情。在一夫一妻时代,凑合过日子大有人在,拥有爱情的也大有人在。在思想开放,我只要你现在,不在乎你曾经的过去的当下,我决定小年轻们比我们更懂得爱,懂得珍惜,懂得去对一个人好,也懂得自己的想要。

  我认识的一对年轻人,男的始终把宝贝挂在嘴上,女的也顺从的回应着,从不腻烦。在每一个重要节日,他们都懂得珍惜生活中的每一刻,一定会有一个仪式来纪念。

  一代人也许会比一代人更多懂爱,更懂得珍惜,也更懂得自己的所要。

  《父母之间的爱情》文章的结尾这样写道:27岁那年,城里下大雪。爸爸拉着妈妈的手,妈妈像害羞的孩子。父亲幼稚的也像小孩子。故意在光滑的雪地推妈妈,让她站立不稳。

  有时想想, 婚姻里的吵,不代表恨。但有时,吵多了,也许真的就吵散了。

  2019-0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