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盟主,武林争霸,英雄美人

  • 日期:08-29
  • 点击:(569)


  小说:江湖盟主,武林争霸,英雄美人

  痛自创艾

  星云道长走后,小曼独自躺在床上,屋内寂静无声,小曼无声的流着泪,星云道长最后所说之话,不停的在小曼的脑海之中重复着,半顿饭的工夫过后,小曼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子,双手撑着床并在床上坐了起来。

  坐了一小会儿,小曼便站起身来,只是她顿觉一阵天旋地转,复又坐了下来,小曼此时不断地想着适才星云道长所说的一句话:“就算是真到了绝境,就算是再艰难,人也都要去拼一拼、去搏一搏,因为你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你自己。”

  心想到此,小曼又想到:“道长他说得对,除死无大事,人只要还活着,就一定会有法子的,我要活下去,我一定要活下去!我以后要牢牢的掌握住自己的命运!今后我要主宰自己的人生!”

  心念到此,小曼忽觉一股热力由丹田而生,又瞬间充盈全身,浑身的虚弱之感立时便减去了大半,小曼起身并坐在了桌子前,端起了一碗粥,粥水模糊的映出了小曼那两边完全不对称的脸,小曼也因此闭上了双眼,两行泪又无声而下,泪水与粥混为一体,小曼闭着双眼狼吞虎咽的把那碗粥给吃了个精光。

  吃光碗中的粥之后,小曼放下了碗,而后又睁开了双眼,并把其它的菜也给风卷残云的一扫而光。吃饱之后,小曼环顾屋内,适才躺在床上,一瞥之下也未看得真切,此时再看,小曼发现屋内虽然大致没有变化,然而梳妆台上的镜子已经没了,原本衣柜外面的大镜子也没了,小曼起身来到了梳妆台,同时翻翻找找,果然不出所料,就连是寻常的小镜子也都没了。

  小曼心知这定是星云道长所为,一个女子容颜陡然被毁,这无疑是最为致命的打击,莫说女子都爱美,就算是个大老爷们陡遭如此巨变,那也将是难以承受得住的。

  小曼心中很感激星云道长的细心,同时不禁一声长叹,为何事情会变为这个样子?自己到底是做错了什么?只要活下去就有希望,这点道理小曼是明白的,然而星云道长说的也对,行尸走肉才是一个人最可怕的状态,小曼不禁回想起自己的一生,没有选择,逆来顺受,从没有过明确的目标,虽然活着,然则浑浑噩噩,又和行尸走肉有何区分?

  人之变老是一个过程,但心态变老却是一瞬间的事情;人之转变同样需要过程,但真正内心的顿悟然则却也在一瞬间而已。

  这一瞬间小曼她改变了,这不仅是外在的改变,更是其内在的改变,她决定接受自己外在的改变,这看似还是不接受也不行,这看似又是逆来顺受,然而此时的小曼已经发生了改变,其思想已不可同日而语,因此其所有心态及行为都将会有所改观。

  小曼自醒来后,虽然还未照过镜子,也不知自己的容颜究竟是发生了怎样的巨变,但她总结初听星云道长说话时的语气以及发现自己双手和右脸的变化,再加之喝粥之时所看到的模糊轮廓和屋中大小镜子全都没了的这些事实,便早已心知自己不仅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且星云道长还说了为今之计,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如此看来,自己怕是一时三刻也好不了了,甚至说不定将会终身如此!

  小曼站起身来,手中拿着黑色面纱,昔日为了遮掩自己倾国倾城的容貌,故此要戴上这面纱,而现如今恐怕要因为遮掩自己的丑陋而戴此面纱了,心想到此,小曼不禁面露苦笑,这是多么的可笑,多么的讽刺啊?

  气恼之下,小曼本欲想撕烂这黑色的面纱,然而她却又突然想起那日在江城柳家第一次与游自在相遇时的场景,又于心不忍,这面纱还是那日游自在所找到的,一想起自己的游大哥,小曼又是一阵苦笑,听星云道长所说自己的游大哥前段时间受了重伤,能捡回条命就不错了,不过星云道长当时又说,武当山上能人异士很多,定能保得住游大哥的命。

  小曼心想:“谁又知道星云道长这是不是在哄自己?道长他和游大哥本是对头,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道长向来不许旁人提起,当时自己也真是天真的很哪,竟然还恳求道长让自己去武当山上看一看游大哥,现在想来道长哪里又会同意。自己当初若不是没了法子,又怎会待在道长他的身边呢?这一切都要怪那个什么狗屁凶煞了!游大哥为了他,这才和我分离的!而且又是他重伤了游大哥!我自己能有今天这个模样,也还是拜他所赐!此次我昏死过去之前,那狗屁凶煞已经是和道长交上手了,现在看来道长是安然无恙,想来那狗屁凶煞要么是侥幸逃得了一命,要么就是被道长所抓起来了,道长他是不杀人的,可我呢?我这会儿怎会不想将这狗屁凶煞给千刀万剐了呢!亏自己当初还想要学他的绝世武功,甚至想以美色作为交换,还想跟着他走,自己当时那就是天底下最傻的傻子!”

  这并不是小曼有生以来第一次萌生杀念,以前小曼恨过许多人,那些逼她为娼的青楼老鸨和打手,那些花了些银子便能享受她一整夜的臭男人,还有类似于魏佛海之类的把她霸占的江湖人物,只是到得后来,小曼逐渐开始变得麻木不仁,她意识到自己无法改变眼前的现状,只能选择内心上的逃避,并以酒精来麻醉自己。

  然而游自在的横空出世,无疑是点燃了她内心的希望之火,虽然现在她的确很依赖星云道长,关于这点兴许连她自己还未意识到,但她也深知游自在是真诚待她的,而星云道长虽然对她也很好,但小曼却总觉得自己与星云道长之间,还是有隔阂的,总觉得星云道长是那么的高深莫测,也总是高高在上,尽管星云道长平时的言谈举止也是平易近人的,然而对于星云道长的这种感觉却是小曼所挥之不去的。

  小曼拿着面纱,泪水再次扑簌簌而下,自小没有人真诚的相待过她,唯一所碰到的游大哥目前又生死未卜,而自己呢?也未必就好到哪里去,小曼本又想怨天尤人,可她此时又想起星云道长所说的话:“你又何须要上天来怜悯呢?上天也有瞎眼的时候,而且大多数的时候上天都是个瞎眼货色。人生在世,只可信自己,不可信上天,命是自己的,正因此人要把自己的性命牢牢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同时又想起:“只有愚人庸人和自暴自弃之人才会去求上天的怜悯,哼,聪明人明白人不但不会去求上天的怜悯,亦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因为那根本是无用的,那只会让人觉得你弱小不堪罢了。”

  心念到此,小曼擦干了泪,并把面纱收入了怀中,小曼决定不论以后自己会变成怎样的丑陋,就算是变成他人眼中的怪物也罢,就算是恢复容颜也好,以后是再也不戴这面纱了,她决定以自己最真实的面貌去面对今后人生中所有的一切。

  小曼走至房门前,对外说道:“我……我要……我要沐浴。”尽管决定接受现在的一切变化,然而这一说起话来,比破锣还难听的声音,还是使小曼难以接受,一句话共四个字,硬是断了两次,方才完整的说了出来。

  外面的婢女恭敬地答道:“是,这就去为您准备,还请稍等片刻。”

  虽然外面的婢女立马恭敬地回答了小曼,但是小曼还是听到了几声轻微的嬉笑声,小曼现在已与至阴内功合为一体,虽然修为尚还不算高,然至阴内功毕竟是最强的,小曼自己还不知道她的听力、视力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正因此小曼才能听到外面的嬉笑声。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嫉妒之心,恐怕也是人皆有之,与生俱来的,只是各人的轻重程度不同,所嫉妒的事情也有所不同。然则男子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嫉妒权势,女子则多多少少都会嫉妒貌美如花、魅力四射的美女,小曼之前的绝世容颜,不仅让天下男人对她一见倾心并为之神魂颠倒,同样也使世间女子都感到自己黯淡无光、自愧不如。

  是以屋外婢女得知小曼的变化之后,本就有些幸灾乐祸,又听她那极其难听的嗓音,哪还有一点女声之感?沙哑粗狂,吐字不清,这声音是要多么的难听刺耳便有多么的难听刺耳,屋外婢女一听之下,又想起小曼以前说话时是莺声燕语、娓娓动听,那声音说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都不为过,两下比较,不啻天渊,怎能不叫外面的婢女所嬉笑呢?

  小曼虽然听到了嬉笑声,然却浑不在意,这样子的事情,小曼不知经历过了多少,遭人白眼,被人嘲笑,小曼早已习以为常。

  走出屋外,艳阳当空,多日昏迷不醒,未曾见过阳光,初站在阳光之下,小曼只感到浑身暖洋洋的,很是受用,也很是舒服。小曼右手遮面,抬头看了一眼太阳,随后便去沐浴了。

  小曼目前的一举一动都在星云道长的掌控之中,听闻婢女来报说小曼要去沐浴,星云道长倒是心里一惊,一旦去沐浴,即使没有镜子,也能从水中看到自己的容貌,星云道长立马想到,小曼看来这是接受了自己的变化。同时星云道长还心想,小曼这小妮子转变倒快,只是她房间里的镜子都被我给收了,她还看不到自己的变化,她一切的变化,不过是她仅凭自己的感觉并得知的而已,这要去沐浴便能瞧个真真切切,估摸着她一看到自己的脸后,便又将承受不住,因此再次的晕倒过去。

  星云道长所料本来也是合情合理,不过人心之变化最是难以揣度,向来料事如神的星云道长在揣度人心变化之时,也并不是没有失算过,尽管这失算的次数很少,但这一次星云道长又罕见的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