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突患白血病,爸爸为救女儿险些喝农药

  • 日期:08-14
  • 点击:(1976)


?

  2019-08-10 01:53:51 莹莹星座铺

  如果没有父母的庇佑,如果没有亲情的牵绊,我们会不会活得更自由,更舒展,更幸运些呢···有人说如果没有亲情的诉求与期望,放弃什么那又怎样,活到哪一天,似乎也没有特别的在意;那是因为尚未体会到生生死死的感受。父母,是我们和死神之间的一堵墙,就是这堵墙,承载着爱与活着的重量,“会放声大哭,会于心不忍,会害怕剩下的时间。”就是这堵墙,足以让死神望而却步,羡慕敬仰,“会坚忍泪水,会反抗到底,会信心倍增!但现实让人总是跌入绝望,无力反击···”今天的她与她便是如此。

  

  那时候,生活里的甘甜超越了苦涩。就在1999年,张菊花不顾家里人的反对选择嫁给了自己交往的对象田昌元,不久便生下了第一个儿子小树(化名),今年19岁,到了2008年又生下了一个女儿(化名)榕榕,今年11岁,(然而今年也注定是榕榕不平凡的一年)。

  

  那时候,生活里的甘甜超越了苦涩。就在1999年,张菊花不顾家里人的反对选择嫁给了自己交往的对象田昌元,不久便生下了第一个儿子小树(化名),今年19岁,到了2008年又生下了一个女儿(化名)榕榕,今年11岁,(然而今年也注定是榕榕不平凡的一年)。

  

  田昌元家只有一间拥挤的破木房,田昌元的哥哥,双目失明的父亲和一个体弱多病的母亲四个人住在一起,田昌元的哥哥靠种地为生,田昌元则一直在外打工,两人结婚之后,直到现在,田昌元在怀化村里的老家的房子依旧破烂不堪,老房子里只剩下一个花甲之年的老母亲···即便在这样的条件下,张菊花也觉得很清甜,两人又靠着自己的双手,也过上了踏实的小日子。田昌元家只有一间拥挤的破木房,田昌元的哥哥,双目失明的父亲和一个体弱多病的母亲四个人住在一起,田昌元的哥哥靠种地为生,田昌元则一直在外打工,两人结婚之后,直到现在,田昌元在怀化村里的老家的房子依旧破烂不堪,老房子里只剩下一个花甲之年的老母亲···即便在这样的条件下,张菊花也觉得很清甜,两人又靠着自己的双手,也过上了踏实的小日子。

  

  而今,生活中仅剩下满满的苦涩之路。一纸结果就给张菊花一家人判了酷刑,就在去年的9月份,张菊花的女儿榕榕刚开始是双腿出现红点点,血小板减少,县里医院给开了长血小板的药,当时张菊花就怀疑榕榕会不会是得了白血病,医生就说怎么会呢!一个月后,经朋友介绍的一个中医检查过后说是过敏性紫癜,(榕榕当时听到这个结果就大哭了一次)张菊花心里忐忑了起来,为了更好的治疗,榕榕来到了长沙的大医院治疗,(2012年大儿子患有过敏性紫癜就是在长沙的湘雅医院治疗的。)张菊花预感这次出去应该是长期的,夫妻俩带着榕榕大包小包的就赶来了长沙。

  

  对于张菊花来说,听到过敏性紫癜这个名字心里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那个病(白血病)张菊花就放心了!但似乎这一次,小女儿榕榕并没有那么幸运,湘雅医院的诊断结果是“急性淋巴T细胞白血病”。张菊花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知道结果之后,张菊花每天都是偷偷地以泪洗面,榕榕刚开始进行化疗的那一个月,张菊花因为身体原因自己也做了一次小手术,“我也是考虑的好久才去的医院,不敢去,我怕自己的结果也是这样,当时压力很大,自己又什么都不懂,孩子在床上动都不能动,高烧39度,什么东西都吃不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要是我的结果也是这样,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我想过自己去做手术打麻药一打下去醒不来就好了。张菊花一边说着一边在榕榕面前隐忍着泪水。”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无助的孤独。2015年,张菊花的母亲因肠癌去世,同年,丈夫田昌元的那双目失明的父亲也因病去世!又2017年张菊花的父亲因急病而离开了她。此情此景,在这个节骨眼上,也许是因为再也没有了家人的精神后盾,也许是榕榕的病一直未见好果,也许是现在手里没有任何保障,担心榕榕会撑不下去,张菊花避开榕榕在病房外又哭了起来,眼泪怎么也控制不住。有时,一个普通人,在金钱的价值面前就是会感到恐惧和嗅到死亡的气息,生命岌岌可危的时候,张菊花与田昌元的这一双手已经失去了核心价值,也只剩下作为父母对榕榕的激励之情,能够暂时让榕榕躲在这堵墙下背背风霜,晒晒太阳···

  

  这堵墙,也差点为榕榕付出了一条生命,现在榕榕患了大病,爸爸田昌元就想着让榕榕多一点保障,与当地的村支书就因申请低保的事差点喝农药用自己的命去换榕榕一命!莫非走投无路,也不会走到这一步。从第一个疗到现在第9个疗刚开始,张菊花一家花去了30多万,就是夫妻俩多年的积蓄在加上亲戚朋友给的,向亲戚借的,通通用完了,张菊花有想过让大儿子辍学赚钱去给妹妹治病,大儿子也说想放弃高考去外面打工养活家里。这样一来张菊花和丈夫田昌元肩上的担子也略轻了些···

  

  张菊花还记得榕榕在有一次发高烧出院时,张菊花告诉榕榕说你的病衣服要穿好,可不能感冒了呀,谁知榕榕当场就在人群当中大哭了半个小时!榕榕似乎也感觉到了自身病情不祥之意,化疗途中她还问妈妈张菊花说“妈妈,我是不是得了绝症。”每当榕榕觉得难受的时候,总是不吭声,只有当张菊花说“你要是觉得痛,你可以说出来,妈妈在你身边呢,要么你就大声哭出来,哭出来会好受些,妈妈心里也好受些,每次张菊花的手触摸到榕榕时,就强忍着泪水“我想多感受下她的温度,我很怕她会···”

  

  如今榕榕最大的保命工程就是做移植手术,但手术至少要花50万才有能够完成,可如今他们手里的钱连万分之一都没有。榕榕的急性T细胞白血病比一般的白血病复发率还要高,病情更加凶险!11岁的榕榕,到了略知人事的懵懂青春,本该尽情绽放之时,就体会到了生生死死的忐忑滋味,心疼父母,惋惜自己,也许我们也是父母面前的一堵白墙,因为我们,他们体味生命的美好,因为我们,他们也能够回归简单,因为我们,白墙也能够变成黑墙,就是在我们要面临生死的那一刻,被现实堵截时,父母也不知所措的陷入了久居深渊的孤独,父母在,我们与死神之间的那堵墙一直都在,无论何时,人生都有自己的归宿,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而孩子不在,人生只剩遗憾与怨恨,一辈子都在寻寻觅觅;这堵墙,恐怕一直都在,会在心里,挥之不去,布满青苔,褪去,再长,再褪去,再长···

  (以上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如果没有父母的庇佑,如果没有亲情的牵绊,我们会不会活得更自由,更舒展,更幸运些呢···有人说如果没有亲情的诉求与期望,放弃什么那又怎样,活到哪一天,似乎也没有特别的在意;那是因为尚未体会到生生死死的感受。父母,是我们和死神之间的一堵墙,就是这堵墙,承载着爱与活着的重量,“会放声大哭,会于心不忍,会害怕剩下的时间。”就是这堵墙,足以让死神望而却步,羡慕敬仰,“会坚忍泪水,会反抗到底,会信心倍增!但现实让人总是跌入绝望,无力反击···”今天的她与她便是如此。

  

  那时候,生活里的甘甜超越了苦涩。就在1999年,张菊花不顾家里人的反对选择嫁给了自己交往的对象田昌元,不久便生下了第一个儿子小树(化名),今年19岁,到了2008年又生下了一个女儿(化名)榕榕,今年11岁,(然而今年也注定是榕榕不平凡的一年)。

  

  那时候,生活里的甘甜超越了苦涩。就在1999年,张菊花不顾家里人的反对选择嫁给了自己交往的对象田昌元,不久便生下了第一个儿子小树(化名),今年19岁,到了2008年又生下了一个女儿(化名)榕榕,今年11岁,(然而今年也注定是榕榕不平凡的一年)。

  

  田昌元家只有一间拥挤的破木房,田昌元的哥哥,双目失明的父亲和一个体弱多病的母亲四个人住在一起,田昌元的哥哥靠种地为生,田昌元则一直在外打工,两人结婚之后,直到现在,田昌元在怀化村里的老家的房子依旧破烂不堪,老房子里只剩下一个花甲之年的老母亲···即便在这样的条件下,张菊花也觉得很清甜,两人又靠着自己的双手,也过上了踏实的小日子。田昌元家只有一间拥挤的破木房,田昌元的哥哥,双目失明的父亲和一个体弱多病的母亲四个人住在一起,田昌元的哥哥靠种地为生,田昌元则一直在外打工,两人结婚之后,直到现在,田昌元在怀化村里的老家的房子依旧破烂不堪,老房子里只剩下一个花甲之年的老母亲···即便在这样的条件下,张菊花也觉得很清甜,两人又靠着自己的双手,也过上了踏实的小日子。

  

  而今,生活中仅剩下满满的苦涩之路。一纸结果就给张菊花一家人判了酷刑,就在去年的9月份,张菊花的女儿榕榕刚开始是双腿出现红点点,血小板减少,县里医院给开了长血小板的药,当时张菊花就怀疑榕榕会不会是得了白血病,医生就说怎么会呢!一个月后,经朋友介绍的一个中医检查过后说是过敏性紫癜,(榕榕当时听到这个结果就大哭了一次)张菊花心里忐忑了起来,为了更好的治疗,榕榕来到了长沙的大医院治疗,(2012年大儿子患有过敏性紫癜就是在长沙的湘雅医院治疗的。)张菊花预感这次出去应该是长期的,夫妻俩带着榕榕大包小包的就赶来了长沙。

  

  对于张菊花来说,听到过敏性紫癜这个名字心里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那个病(白血病)张菊花就放心了!但似乎这一次,小女儿榕榕并没有那么幸运,湘雅医院的诊断结果是“急性淋巴T细胞白血病”。张菊花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知道结果之后,张菊花每天都是偷偷地以泪洗面,榕榕刚开始进行化疗的那一个月,张菊花因为身体原因自己也做了一次小手术,“我也是考虑的好久才去的医院,不敢去,我怕自己的结果也是这样,当时压力很大,自己又什么都不懂,孩子在床上动都不能动,高烧39度,什么东西都吃不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要是我的结果也是这样,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我想过自己去做手术打麻药一打下去醒不来就好了。张菊花一边说着一边在榕榕面前隐忍着泪水。”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无助的孤独。2015年,张菊花的母亲因肠癌去世,同年,丈夫田昌元的那双目失明的父亲也因病去世!又2017年张菊花的父亲因急病而离开了她。此情此景,在这个节骨眼上,也许是因为再也没有了家人的精神后盾,也许是榕榕的病一直未见好果,也许是现在手里没有任何保障,担心榕榕会撑不下去,张菊花避开榕榕在病房外又哭了起来,眼泪怎么也控制不住。有时,一个普通人,在金钱的价值面前就是会感到恐惧和嗅到死亡的气息,生命岌岌可危的时候,张菊花与田昌元的这一双手已经失去了核心价值,也只剩下作为父母对榕榕的激励之情,能够暂时让榕榕躲在这堵墙下背背风霜,晒晒太阳···

  

  这堵墙,也差点为榕榕付出了一条生命,现在榕榕患了大病,爸爸田昌元就想着让榕榕多一点保障,与当地的村支书就因申请低保的事差点喝农药用自己的命去换榕榕一命!莫非走投无路,也不会走到这一步。从第一个疗到现在第9个疗刚开始,张菊花一家花去了30多万,就是夫妻俩多年的积蓄在加上亲戚朋友给的,向亲戚借的,通通用完了,张菊花有想过让大儿子辍学赚钱去给妹妹治病,大儿子也说想放弃高考去外面打工养活家里。这样一来张菊花和丈夫田昌元肩上的担子也略轻了些···

  

  张菊花还记得榕榕在有一次发高烧出院时,张菊花告诉榕榕说你的病衣服要穿好,可不能感冒了呀,谁知榕榕当场就在人群当中大哭了半个小时!榕榕似乎也感觉到了自身病情不祥之意,化疗途中她还问妈妈张菊花说“妈妈,我是不是得了绝症。”每当榕榕觉得难受的时候,总是不吭声,只有当张菊花说“你要是觉得痛,你可以说出来,妈妈在你身边呢,要么你就大声哭出来,哭出来会好受些,妈妈心里也好受些,每次张菊花的手触摸到榕榕时,就强忍着泪水“我想多感受下她的温度,我很怕她会···”

  

  如今榕榕最大的保命工程就是做移植手术,但手术至少要花50万才有能够完成,可如今他们手里的钱连万分之一都没有。榕榕的急性T细胞白血病比一般的白血病复发率还要高,病情更加凶险!11岁的榕榕,到了略知人事的懵懂青春,本该尽情绽放之时,就体会到了生生死死的忐忑滋味,心疼父母,惋惜自己,也许我们也是父母面前的一堵白墙,因为我们,他们体味生命的美好,因为我们,他们也能够回归简单,因为我们,白墙也能够变成黑墙,就是在我们要面临生死的那一刻,被现实堵截时,父母也不知所措的陷入了久居深渊的孤独,父母在,我们与死神之间的那堵墙一直都在,无论何时,人生都有自己的归宿,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而孩子不在,人生只剩遗憾与怨恨,一辈子都在寻寻觅觅;这堵墙,恐怕一直都在,会在心里,挥之不去,布满青苔,褪去,再长,再褪去,再长···

  (以上图片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