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读《随园诗话》(305)

  • 日期:08-29
  • 点击:(1236)


  卷九(一九) 【原书卷九·六七】

  王西庄光禄,为人作序云:“所谓诗人者,非必其能吟诗也。果能胸境超脱,相对温雅,虽一字不识,真诗人矣。如其胸境龌龊,相对尘俗,虽终日咬文嚼字,连篇累牍,乃非诗人矣。”余爱其言,深有得于诗之先者,故录之。

  王鸣盛,(1722年—1798年),清代官员、史学家、经学家、考据学家。字凤喈,一字礼堂,别字西庄,晚号西江、西沚居士。江苏太仓州嘉定县(上海市嘉定区)人。早年求学诗于沈德潜,后又从于惠栋问经义。精研经学、史学、小学、目录学等,乾隆十九年(1754年)榜眼,历任翰林院编修、官侍读学士、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光禄寺卿。以汉学考证方法治史,为“吴派”考据学大师。撰《十七史商榷》百卷,为传世之作。另有《耕养斋诗文集》、《西沚居士集》等著作。

  先,此处释义为首要、根本。《庄子·天道》:“末学者,古人有之,而非所以先也。”成玄英疏:“先,本也。”又如:先天(宇宙的本体,万物的本原);先务(首要的事务)。

  本人翻译:

  王鸣盛光禄,在为人诗集作的序言中写道:“所谓诗人,未必一定是会作诗的人。如果心胸超凡脱俗,对人温文尔雅,虽然一个字都不认识,也是一个真正的诗人。如果心地龌龊肮脏,对人俗不可耐,虽然每日咬文嚼字,没完没了地写个不停,也不是个诗人。”我真佩服他说的这话,深感其得到了诗的根本。因此记录在此。

  真老实人言:

  学诗者,立德为先。《论语》有云:“有德者必有言。”德行高洁,待人温文尔雅,处世胸襟超脱,此人即如诗一般美丽。心无尘垢,语必洁净。胸有龌龊,言不由衷。诗人之谓,理当先人而后诗。舞文弄墨,咬文嚼字,虽有华丽辞章而人格低下者,不能以诗人名之。

  

  真老实人_425a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3.4

  2019.08.18 00:27

  字数 664

  卷九(一九) 【原书卷九·六七】

  王西庄光禄,为人作序云:“所谓诗人者,非必其能吟诗也。果能胸境超脱,相对温雅,虽一字不识,真诗人矣。如其胸境龌龊,相对尘俗,虽终日咬文嚼字,连篇累牍,乃非诗人矣。”余爱其言,深有得于诗之先者,故录之。

  王鸣盛,(1722年—1798年),清代官员、史学家、经学家、考据学家。字凤喈,一字礼堂,别字西庄,晚号西江、西沚居士。江苏太仓州嘉定县(上海市嘉定区)人。早年求学诗于沈德潜,后又从于惠栋问经义。精研经学、史学、小学、目录学等,乾隆十九年(1754年)榜眼,历任翰林院编修、官侍读学士、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光禄寺卿。以汉学考证方法治史,为“吴派”考据学大师。撰《十七史商榷》百卷,为传世之作。另有《耕养斋诗文集》、《西沚居士集》等著作。

  先,此处释义为首要、根本。《庄子·天道》:“末学者,古人有之,而非所以先也。”成玄英疏:“先,本也。”又如:先天(宇宙的本体,万物的本原);先务(首要的事务)。

  本人翻译:

  王鸣盛光禄,在为人诗集作的序言中写道:“所谓诗人,未必一定是会作诗的人。如果心胸超凡脱俗,对人温文尔雅,虽然一个字都不认识,也是一个真正的诗人。如果心地龌龊肮脏,对人俗不可耐,虽然每日咬文嚼字,没完没了地写个不停,也不是个诗人。”我真佩服他说的这话,深感其得到了诗的根本。因此记录在此。

  真老实人言:

  学诗者,立德为先。《论语》有云:“有德者必有言。”德行高洁,待人温文尔雅,处世胸襟超脱,此人即如诗一般美丽。心无尘垢,语必洁净。胸有龌龊,言不由衷。诗人之谓,理当先人而后诗。舞文弄墨,咬文嚼字,虽有华丽辞章而人格低下者,不能以诗人名之。

  卷九(一九) 【原书卷九·六七】

  王西庄光禄,为人作序云:“所谓诗人者,非必其能吟诗也。果能胸境超脱,相对温雅,虽一字不识,真诗人矣。如其胸境龌龊,相对尘俗,虽终日咬文嚼字,连篇累牍,乃非诗人矣。”余爱其言,深有得于诗之先者,故录之。

  王鸣盛,(1722年—1798年),清代官员、史学家、经学家、考据学家。字凤喈,一字礼堂,别字西庄,晚号西江、西沚居士。江苏太仓州嘉定县(上海市嘉定区)人。早年求学诗于沈德潜,后又从于惠栋问经义。精研经学、史学、小学、目录学等,乾隆十九年(1754年)榜眼,历任翰林院编修、官侍读学士、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光禄寺卿。以汉学考证方法治史,为“吴派”考据学大师。撰《十七史商榷》百卷,为传世之作。另有《耕养斋诗文集》、《西沚居士集》等著作。

  先,此处释义为首要、根本。《庄子·天道》:“末学者,古人有之,而非所以先也。”成玄英疏:“先,本也。”又如:先天(宇宙的本体,万物的本原);先务(首要的事务)。

  本人翻译:

  王鸣盛光禄,在为人诗集作的序言中写道:“所谓诗人,未必一定是会作诗的人。如果心胸超凡脱俗,对人温文尔雅,虽然一个字都不认识,也是一个真正的诗人。如果心地龌龊肮脏,对人俗不可耐,虽然每日咬文嚼字,没完没了地写个不停,也不是个诗人。”我真佩服他说的这话,深感其得到了诗的根本。因此记录在此。

  真老实人言:

  学诗者,立德为先。《论语》有云:“有德者必有言。”德行高洁,待人温文尔雅,处世胸襟超脱,此人即如诗一般美丽。心无尘垢,语必洁净。胸有龌龊,言不由衷。诗人之谓,理当先人而后诗。舞文弄墨,咬文嚼字,虽有华丽辞章而人格低下者,不能以诗人名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