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中,被傻狍子引诱,捡到一个婴儿

  • 日期:08-29
  • 点击:(1469)


  小说:大山中,被傻狍子引诱,捡到一个婴儿

  没人留是一个村的村名,这个名字意思很简单,就是没人愿意留下的意思。它位于周朝最偏远的山地内,去县城要走上两天两夜的山路,就连典史也就一年来一次,所谓的穷山恶水之地。这里的村民很少外出,过着靠山吃山的生活,在一些平地耕种一些农作物,不时跑到山里猎一两只野兽打打牙祭,补贴补贴家用。

  其实附近的人都知道,没人留村还是生活过得不错的村子,有很多周边的村民反而愿意将女儿嫁过去,因为山里面吃的多,还有很少有酷吏跑到那里作威作福,曾经出现过一两个酷吏,可是没两天就消失在大山里边,所有的人都说是被山里面的山精妖怪给弄走了,至于真相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吴大山晃动镰刀,拨弄周边的杂草,防止有蛇,眼睛四处看有没有好的菌子。刚下完雨,四周的山林响着一两声的鸟叫,四周弥漫着树木的味道,不时可以看见一两个腐木上长着一朵朵的木耳,吴大山的背篓里面已经放了好多。

  吴姓是没人留村的大姓,百分之七八十的人都是这个姓,村里面还曾经出过大官,后来全家搬到京城去了。吴大山去过最远地方就是去过县城,至于京城,他只知道那是皇帝住的地方。

  吴大山不断向深山走着,因为他知道只有深山里面才会有好的东西。他媳妇怀孕半年了,需要营养,虽然村里面的阿婆看过媳妇的肚子说是个女娃,毕竟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袁大山还是要给媳妇补补的。

  前边已经看不见山路了,很少有人愿意跑进去,毕竟山里面太危险了,一不小心迷路,很少有人能够走出来。但是袁大山不怕,他自小胆子就大,前边的深山在他十岁的时候就跑过好几遍了,他能够凭借周围的植物找到回来的路,要不然他也不会在十七岁就拿出一大笔聘礼将附近最美的姑娘娶回来。就连他老娘都说他自小就鬼头儿。

  植被的颜色逐渐由绿色变成油绿,回头望去,茂密的植物已经将四周掩盖的严严实实,看向哪里都是一样。吴大山的裤脚已经湿了,背后的篓子里面已经多了一只肥大的黄色兔子,还有几只兔崽儿,在篓里面轻微的叫着。

  前边草丛忽然一动,一只像鹿的动物跑出来,那是一只狍子,它瞪着一双大眼好奇的看着袁大山。

  吴大山心中暗喜,今天的运气不错,居然遇到一只狍子。

  狍子这种动物一般比较傻,很容易就能够逮到,狍子肉也是定好吃的野味,比逮野兔的性价比好的多。

  吴大山飞快的从腰间拿出一把不大的弓箭,这只弓箭还是他爹在他娶媳妇的时候送他的礼物,用的上好的柘木,请村里面最好的工匠打造的。箭划出一道虚影飞向看着他的狍子。

  那只狍子身体一晃,没入林中,箭狠狠的扎在一棵树上,箭尾兀自晃动。

  吴大山一愣,自己打狍子这还是第一次失手,不过他也没有去追,拔下弓箭,伏在草丛中。狍子是一种好奇心比较重的动物,一会就会跑回来看看是什么情况。

  太阳已经开始冲到头顶,那只狍子没有跑回来,吴大山只得站起身,继续向前走,他的终点是一座悬崖,那里长有一种红色的五叶草,叫什么名字他不知道,但是县城的药店高价收购这种药草。

  没走出十几米,忽然不远处出现一个影子,隐约看见那只狍子在不远处不断地跳动,袁大山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跨步追上去,健硕的身形飞快的扑向狍子,手中的弓箭飞快的射过去。

  那只狍子飞快的向前方跑去,箭又落空了。一人一兽飞快的在林中追逐,终于袁大山停下脚步,心道这真是怪事,难道遇到了狍子精不成。

  他小时候就听老人说过遇到各种精怪的故事,最有名的就是村尾的吴二爷,他年轻的时候有一次进山打猎,忽然看见一种火红色狐狸,要只知道这种火红色的狐狸的皮毛在县城里面可以卖个大价钱,于是吴二爷飞扑过去,谁知道这只红狐狸就像长了后眼似的,飞快的躲开袁二爷的攻击,但是却不逃离,像是逗弄着袁二爷玩。吴二爷也是个执拗脾气,终于一箭射到了红狐狸的的小腿上,本以为这回逮到红狐狸了,谁知道这只红狐狸转眼猫入草丛就不见了。

  吴二爷好生气馁,返回家中,谁知道晚上睡觉的时候就梦见一个老太太跑过来大骂,说他为什么要射伤她孙子的腿,吴二爷想回嘴,却发现自己嘴巴说不出话,浑身僵硬动不了,就这样老太太骂了整整一晚上。第二天吴二爷起来的时候头痛欲裂,紧接着听见自己的母亲的哭声,自家院子的鸡全被咬死了。吴二爷想起昨天晚上的梦,不由一阵发怵,赶紧将昨天晚上梦见的事情告诉了自己的老娘。

  吴老太太当时就知道这是被狐狸记恨上了,要知道狐狸、黄皮子是最难缠的,一旦被记恨上,轻则大病一场,重则家宅不宁闹出人命。赶忙跑去找到村里面的先生。在农村的先生一般不是指的教书先生,而是懂得一些法术和医术的人。

  都是一个村的,那先生也是姓吴,排行老大,手艺都是祖传的,村里面都管他叫吴大先生。吴大先生一听,笑道,这是小事,说罢迈步进了后堂,一会拎着一把生了锈的大刀出来,道“你将这把大刀插在自己门口的正中间,然后傍晚的时候将死去的鸡全部放在门口,就可以了。”

  吴老太太将信将疑,只得照办,当时还来了半个庄看热闹的,傍晚的时候人群才散去,一夜无事,只有后半夜的时候听见门外一阵声响,吴二爷没有梦见那个老太太,头痛也就好了,只是第二天打开自家的门,发现门口的鸡全部不见了。

  后来那吴大先生才说这把生锈的大刀是上过战场的,刀身充满了煞气。而门口的鸡则是给狐狸道歉的,毕竟都是靠着这片山林吃饭,彼此都互不干扰。

  吴大山决定不再去追那只狍子,自然寻回到熟悉的山路,从背篓里面掏出两个窝窝头和一瓶水,在路边拔了两棵野草,这种野草带一股特殊的香气,可以当做调剂口味来吃。

  空山鸟语,四周陷入一片平静,只剩下脚趟过植被的声响。嘹亮的婴儿哭声突然响起,袁大山吓了一跳,环顾四周,到处是密密的藤蔓,他双手合十,暗念道,大仙不要搞我,求菩萨保佑,随机转身便往来时的方向狂奔。

  粗重的喘息声在耳边回响,汗顺着额头滴在前襟上,婴儿的哭声越来越亮,似乎就在耳边响起。

  吴大山停下脚步,因为他看见前边是是一片断崖,断崖下边铺满了腐烂的枝叶,枝叶的上边一个浑身赤裸的婴儿肆无忌惮的哭着。婴儿小脸哭的通红,四肢不停的晃动,胸部挂着一条黑乎乎的链子。看见吴大山慢慢走过来,终于止住哭声,一双大眼好奇的看着眼前的壮硕的青年。

  吴大山松了一口气,至少知道哭声不是传说的小鬼。粗壮的手指慢慢的靠近婴儿,手指瞬间被婴儿轻轻的握住,稚嫩的肌肤带来的触感,袁大山心中被一股陌生的情绪包裹,自己将来的孩子也会像这么天真可爱吧。

  双手向抱起婴儿,他突然想到这深山老林怎么会出现一个婴儿,该不会是山精妖怪幻化的吧。想到这,吴大山后退一步,警惕的看着地上的婴儿,防止有任何意外发生。

  四周仍然一片宁静,吴大山有些犹豫,暗自咬牙,准备离开,毕竟自己不能犯险,万一真要是山精妖怪,自己会给全村带来灾难。

  前边的草丛中忽然出现一条两米长、婴儿手臂粗的大蛇,这条蛇浑身闪烁着美丽的碧色,一条细细的红线从蛇的头顶蔓延到蛇的尾端。

  这是一条红鳞蛇,这种蛇随着活的时间越长,身上的红线就会变宽,最后变成浑体通红,老人说红鳞蛇当浑身变成通红的时候,就变成妖怪了。

  红鳞蛇的攻击性不强,只要不去招惹它,红鳞蛇不会主动攻击人。袁大山绕到一边,准备离开,可是又停下脚步,回头看看地上的婴儿,最后叹了口气,转身大步向前,将婴儿抱起来,飞快的没入林中。

  终于靠着辨认植物的本事,找到了自己熟悉的山路。吴大山没有到寻找草药的悬崖,天色已经不早了,刚才寻找回去的路级花了不少时间,等到了晚上深山会变的很危险。

  天色渐晚,天边的云被染成细细的浅墨色,一个不大的村庄出现在不远处。袁大山的脚步变得轻快,手中的婴儿被他用外套包了起来,自己只穿了一件短衫。

  吴大山的妻子姓李,父亲是一个秀才,自己本身也读过一些书。她皮肤白净,身材中等,眉宇间透着一股不同山里面女人特有灵气,为自己增添一股特有的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