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看《孟子》,龙颜大怒若是活到今天,非严办不可

  • 日期:08-28
  • 点击:(1588)


  中国历史文化源远流长,几乎历朝历代都会有思想家诞生。他们有感于当时的社会背景,提出自己的政治见解,而这其中尤以春秋战国时期为盛,从奴隶制社会到封建社会的确立,铁器等生产工具的使用,生产力,社会形态的变立也催生了一大批的思想家,更是号为百家争鸣时期。

  而这其中对我国影响最为深远的则当属法家与儒家。秦国以法度立国兴国,自秦孝公起任用商鞅变法,继任者推崇 ,秦始皇嬴政也将法家代表人物韩非的“法制”“中央集权”贯彻的淋漓尽致,终统一六国,成不世之功。

  

  而此时以孔子、孟子为代表的儒家,以“仁爱”为核心显然与当时的战争背景格格不入,并未受到重用。但随着社会发展,在汉武帝刘彻朝,刘彻采纳了董仲舒的意见“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一时间,儒家的社会地位也被瞬间拔高。

  而作为儒家代表人物之一的孟子,地位也被提高,更是随着唐高宗李治在长孙无忌等人的建议下以孔子为文庙从祀制度的核心的确立,孟子也在宋代时成为配祭,在元代时更是被追封为亚圣公。那么为什么历朝历代一直被受尊崇的孟子,到了明朝会被朱元璋如此鄙夷,甚至口出狂言,若是活到今天,非严办不可呢?

  

  孟子,是姬姓孟氏,战国时期的邹国人。出生时孔子已经作古百年,作为 原鲁国贵族孟孙氏的后裔,他从小便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史记·孟子荀卿列传》记载,孟子师从子思门人。而孟母三迁的故事更是人尽皆知,有着名师教诲,慈母的敦敦教导,孟子便开始构建自己的学说。

  他出游齐国,谏言齐威王实行“仁政”,主张仁政无敌,但却不受重用,在与梁惠王的会晤中,他更是提出君行仁政,斯民亲其上,死其长矣。而到了魏国,面对在桂陵之战、马陵之战相继失败的窘境,梁惠王问计,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施仁政与民”。

  

  这些仁政学说,在当时战国的大时代背景之下,各国之间互相攻伐,合纵连横不断,显然是不可能实现的,只有君王能够在这种战乱中,生存下来,才会却管下层的民众。而这种重视民众的思想大抵也只可以在社会稳定之后,推而广之。于是,在汉武帝罢黜百家之后,儒家思想便藉由此成为当时的独尊。但是尽管孟子的仁政学说在后世被统治者认可,作为一个思想家,孟子还提出了“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思想。这种民贵君轻思想,与讲究皇权至上的朱元璋而言,显然是格格不入的。

  

  而在《孟子》一书中,孟子还提及了与梁惠王面见之时的言论“曰:臣弑其君,可乎?曰:“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也,未闻弑君也”。

  孟子认为如果皇帝昏聩,臣子、民众大可以诛杀,而不是弑君。本已是满腹愤懑的朱元璋,却继续翻阅《孟子》,如下几句更是让他如骨鲠在喉,坐立不安。

  “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雠。”《孟子·离娄下》

  一个君王只有视臣属、百姓为自己人才会民众归心,反之人民则都会视为仇人。这对于通过洪武四大案——胡惟庸案、郭恒案、空印案、蓝玉案诛杀了十数万功勋之臣,并借此废除了丞相制,将皇权高度集中的朱元璋而言,无异于当头棒喝。

  

  于是怒气冲天的朱元璋厉声说道,“如活到今天,非严办不可”。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天下之大谬!。于是他还下令将孟子逐出文庙,不得配享。有谏者以不敬论,且命金吾射之。孟子的民本思想与朱元璋希冀的家天下永续传承的矛盾,也让朱元璋犹如失心疯,但是却真有不畏死之学子。

  一位叫钱塘的学子,以命死谏。更是在被朱元璋下令射中数箭之后,还视死如归。无奈之下,朱元璋有感于此,并没有归罪于钱塘,还命御医诊疗,翌日又在钦天监的谏言之下,才又将孟子请回文庙。只不过作为记载孟子思想的《孟子》一书,却被其下来删削,被其删削后将《孟子》编著成《孟子节文》,以此作为折中,一桩莫名其妙的千年的公案也才算是作罢。

  参考资料:《明史》《史记》《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