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为了帮小姨复仇她来到王府,谁知突然变成了六岁的小孩

  • 日期:09-01
  • 点击:(1168)


  2019 月光小院故事

  

  十五年前天下有两大强国,北方的天国,和南方的宁南国。两大国都有着一统天下的野心,因此常年会有战争发生......

  如今的天国已经换个主子,十五年前宁南国战败,天国的两位将军,凯旋归来。现在,一个做了皇帝,一个被封为镇南王,赐了镇南王府。

  今天的天国首都叶城特别热闹。大街上摊主们的吆喝声,孩童的打闹声。把此刻的叶城塑造的像一个生机盎然的天国都成。人群豁然聚拢在城门口贴告示的地方。

  围观者议论纷纷,一个大伯说:“天子真是仁义呀,十年前看自己的兄弟孤单一人,居然把自己的小皇子赐给了镇南王做了镇南王府的小王爷呀,现在小王爷又和太子一起选妃,天子对这个镇南王真是有情有义呀。”

  “我听说呀,镇南王爷生病了,为了冲喜,才让小王爷一起选妃的呢。”另一个路人小声的说着。大家火儿都互相猜测着。

  忽然一个好听的声音说:“各位,请问你们知道镇南王府怎么走吗?”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身后,多么美的公子哥呀,圆圆脸蛋下五官精致,柳叶眉下圆圆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小小的鼻子,唇红齿白的,身穿青色的短袍,除了个子小小的,算得上玉树临风的了。

  

  公子身后还有三个漂亮的姑娘,三个姑娘各有特色,她们身上的纱裙,各有各的颜色,红色的姑娘一看就是个机智过人的,两眼时刻观察着周周的动静,绿衣的姑娘静静的靠在公子的身边,像是发生什么事情会第一个扑过去保护公子,而橙色衣服的姑娘冷静的站在后面随时待命。

  大家都看着这位公子,呆呆的看着,小公子脸都红了,一个大娘说:“王府就在前面直走转弯就到了。”

  “谢谢,大娘。”小公子说完就带着同伴走了。走了很远,大家终于把回过神来。

  有人说:“谁家的公子呀,长得比姑娘还美呢。”“是的呢,要是我儿子,我还不舍得让他出门呢。”另一个大婶色眯眯的说着。

  大家哄堂大笑起来。一会就各自的散开了。

  小公子来到了镇南王府门前,“香香,你去敲门吧!”小公子说到。

  香香应了一声,就上前敲门去了。

  一会儿来了一个年轻的壮士,:”在下,王府的管家林正,请问,你找谁。“

  香香给管家行了一个礼说:”我们是来给王爷治病的。“”那你们等一下,我去问问我们家王爷。“林正咻的一下消失在了他们眼前。

  

  小公子心想,不愧是王府呀,管家都是高手。”公子,如果他不让我们帮他看病,怎么办呢,那公子的计划不就泡汤了吗?”一个穿红色衣服的小姑娘说。“红衣,不会的,他不肯看病,他的儿子也不会依他的。”小公子微微一笑。

  不一会,林正带来了一位风度翩翩的公子,这位公子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寒气,冰冷的而修长的脸蛋,双眼皮下的褐色眼睛炯炯有神,薄唇间一丝冷笑。对比起来,旁边的林正显的亲切多了。

  “这位是我们家的小王爷,你们谁是要看诊的大夫呀!”林正笑着问到。

  小公子心里想,你就是被你皇帝老爹抛弃的君天昊呀,小公子越想越气。大声说:“我们都是大夫,还是带我们去见你家王爷吧。”君天昊看着比自己矮一大截的小公子,薄唇微微开启,冷笑着说”有什么能证明你们是大夫,而不是来骗钱的。“

  这些日子打着是名医来问诊的的骗子太多了,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君天昊也同样把他们当成了骗子了。

  小公子生气极了,脸气的通红。她扔出一个玉佩给他,君天昊稳稳的接着了。君天昊看着这块玉佩,玉佩上有着他父亲大人的名字,他父亲自己也有一块同样的玉佩,并且他父亲大人一直没有离过身。这个小公子怎么会有,带着这个疑问,小公子被请进了王爷府。

  

  君天昊带着他们来带了逸馨院,小公子心里默默的念着这个名字,忽然发现,这个院子的名字不是母亲的名字蛮像吗,王爷没有忘记母亲吗?那为什么母亲会中毒,为什么每次夜深人静都独自流泪呢。

  为什么都不准他来找王爷呢,要不是......杨雪灵,不要被这个字骗了,他欺骗了你母亲的感情,这个王爷不是你爹,他不是,他不配,你答应姥姥医好他的病就回天山的,想着这些,小公子越发的恨这里的一切。

  这位登门拜访的小姑娘,没有人能猜到他就是十五年前被皇后,现在的太后萧氏赐毒酒的杨素心的女儿杨雪灵,而这个镇南王君翼城就是他的亲爹。

  镇南王和杨素心的那段情要从十五年前说起了。

  那年杨素心十六岁,在天山上生活了十几年的她,第一次下山采购生活用品,那天的叶城天气特别好,正值春暖花开之际,街上的人特别多。因为太挤了,杨素心撞上了当时还是皇子的君翼城和叶翼城(现在的皇上),因为素心美丽,大方,身上还带着灵气,所以这两位皇子一下子就被她吸引了。

  但是素心喜欢上的却是君翼城,并且还打算嫁给他,叶翼风不服气,兄弟两个经常为了素心大打出手,这件事闹到了皇后哪里,却依然没有解决的办法,君翼城不是皇后的孩子,却是皇后姐姐留下来的遗孤,皇帝和她都把他当亲儿子。后来宁南国入侵,皇帝就派了两个皇子去打仗,实则打仗,其实是皇后的计谋。再后来素心就被赐死了。不过天公做美,素心是医学世家,从小就会治百毒,喝了毒药没有死掉,被救回了天山。

  

  天山是一个圣地,没有人敢进去,因为进去的人都不会活着出来。天山上住在仙医杨家,杨家世世代代都在天山上。一般外人没有得到允许是进不来的。整个天下都把天山当成传说。就连镇南王爷都不晓得素心来自这么神奇的地方。素心回到天山,发现自己怀孕了,后来生下了一个女儿,取名杨雪灵。现在杨雪灵突然登门拜访,是因为她答应死去的娘亲来救王爷的。如果不是答应了娘亲,她死也不愿意来这个地方。

  王爷被君天昊扶了出来,他焦急的想知道是谁带来了他想了十几年的玉佩。

  杨雪灵和她的同伴,香香,红衣,叶子坐在逸馨院的厅里。

  当王爷看到那张酷似素心的脸,惊呆了。他冲过去抱着雪灵,说:“你是我的孩子吗?”

  杨雪灵微笑着说:“王爷,你认错人了。”王爷愣住了,那大大的水灵灵的眼睛,小小的嘴巴和素心是一模一样呀。 到底是经历过岁月的人,王爷还是稳住了自己的情绪,“那你是谁呀?怎么会有我的玉佩。”

  雪灵微微一笑,''我是素心小姨的侄女。我听说您病了,就来给你瞧瞧病,您和我小姨好歹也有一段情,您应该知晓我们杨家是医学世家,我能治好您的病。“君天昊把王爷扶到椅子上做了下来。

  看着憔悴的王爷,雪灵心里还是蛮难过的,但是想起母亲绝望的离开,她又是一肚子气。

  

  王爷还是死死的看着雪灵,他不相信这不是她的孩子,她的鼻子高高的,和自己还真是像极了。

  他为什么不承认,当年是素心离开我的时候,是怀了孩子的呀,不是因为战争,说不定我们现在还在一起。

  王爷大大的叹了一口气。

  ”素心还好吗?我的孩子还好吗?“王爷淡淡的问,仿佛在和自己说话似得。

  ”王爷,您真逗,小姨不是被你害死了吗,不是你给他吃的毒药断肠散吗,她好不容易憋着一口气回到家,可还是死了,连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死了。你也好意思问,如果我不是答应小姨在她死后来看看你,我才不会来呢,也不会愿意给你治病,我巴不得你也死了才好。一命抵一命。''雪灵痛苦的嘶吼着。

  “请你说话注意点,这里不是你撒泼的地方,明明是你小姨自己离开我父亲的,你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如果他抛弃你小姨,他会不再娶妻吗?会颓废成这样子吗?请你搞清楚事情的缘由。”君天昊生气的说。

  “我搞不清楚,是你们搞不清楚,我小姨是中毒身亡的,不是你们,她还会自己喝毒药吗?”雪灵都快要和他打起来了。

  “天昊,你别说了,是我的错,如果我不去打仗,也许她就不会走,就不会中毒,就不会离开我了。”

  

  王爷痛苦的说。“父亲,这不能怪你的,你也不晓得她为什么会离开,你不也痛苦了那么久”虽然不是王爷的亲儿子,君天昊早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身父亲,当年看他一个人孤苦无依的,才请皇奶奶(现在的太后)帮忙,做了君家的儿子的。

  “你说你不晓得小姨为什么离开你,你也不晓得她中了毒,你真的不晓得”理智被拉回来的雪灵镇定的问。

  “我真的不知道,要是我知道,我肯定不会离开她的”。王爷激动的拍打着桌子。

  雪灵从她的眼睛中看到了痛,看到了真诚。他不晓得娘亲中毒,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王爷,那你还是找人调查一下吧,给我,也给你自己一个交代,我还是先给你把脉吧。”红衣搬了一个凳子让我坐了下来。

  雪灵摸着王爷微弱的脉搏,他这些年难道都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吗,有着严重的风寒,日积月累都快拖垮他的身体了,虽然嘴上不承认,但是雪灵的心还是疼了,这个坐在他面前的,是她想了好多年的爹爹。

  可是她却不能认他。雪灵叹了一口气说:“是风寒导致的,因为时间太久了。要想治好还真不容易,你是王爷,早点医治,想肯定早就好了,太医都是摆设吗?”

  “是爹不想治,他想就这样度过自己的余生。”君天昊无奈的说。

  

  听到这样的话,雪灵还是惊了一下,表面上没有什么感觉,其实内心都快要原谅他这个爹爹了。到底是骨肉亲情呀。

  “我先给你开点补药,王爷你这样的身体是需要慢慢来的,药补,不如食补,所以以后你的饮食要多加注意。

  香香,我写个单子,你去城里的医馆抓点药吧。“不知何时一个小厮把笔墨都准备好了,雪灵写着药方。

  写好了药方雪灵刚准备拿给香香。君天昊一把拿了过去,看着上面上面的药材名字,阴阳怪气的说:”你确定这些药材不是害人的,我可是知道你很希望我爹死的。“雪灵瞪着他,要不是她是小王爷,她早想灭了他。

  长得有模有样的,怎么那么多毛病的呀。

  雪灵忽然心生一计,”小王爷,要不要我给你也写一个药方,治疗一下你的疑心病。保证吃不死你。不过毁容倒是有可能的,你这个帅气的小脸蛋要是被毁了,你的妃怕是选不成了哦。“说完,除了小王爷气的快冒烟了,大家都笑了起来。

  气氛一下子活跃了起来。王爷心情也好了点,转过头对君天昊说:''天昊,你让林正找人把风雪阁打扫一下,让......对了还没有问公子你叫什么名字呢?”

  雪灵想了一下说了假名:“杨冰”。

  

  十五年前天下有两大强国,北方的天国,和南方的宁南国。两大国都有着一统天下的野心,因此常年会有战争发生......

  如今的天国已经换个主子,十五年前宁南国战败,天国的两位将军,凯旋归来。现在,一个做了皇帝,一个被封为镇南王,赐了镇南王府。

  今天的天国首都叶城特别热闹。大街上摊主们的吆喝声,孩童的打闹声。把此刻的叶城塑造的像一个生机盎然的天国都成。人群豁然聚拢在城门口贴告示的地方。

  围观者议论纷纷,一个大伯说:“天子真是仁义呀,十年前看自己的兄弟孤单一人,居然把自己的小皇子赐给了镇南王做了镇南王府的小王爷呀,现在小王爷又和太子一起选妃,天子对这个镇南王真是有情有义呀。”

  “我听说呀,镇南王爷生病了,为了冲喜,才让小王爷一起选妃的呢。”另一个路人小声的说着。大家火儿都互相猜测着。

  忽然一个好听的声音说:“各位,请问你们知道镇南王府怎么走吗?”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身后,多么美的公子哥呀,圆圆脸蛋下五官精致,柳叶眉下圆圆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小小的鼻子,唇红齿白的,身穿青色的短袍,除了个子小小的,算得上玉树临风的了。

  

  公子身后还有三个漂亮的姑娘,三个姑娘各有特色,她们身上的纱裙,各有各的颜色,红色的姑娘一看就是个机智过人的,两眼时刻观察着周周的动静,绿衣的姑娘静静的靠在公子的身边,像是发生什么事情会第一个扑过去保护公子,而橙色衣服的姑娘冷静的站在后面随时待命。

  大家都看着这位公子,呆呆的看着,小公子脸都红了,一个大娘说:“王府就在前面直走转弯就到了。”

  “谢谢,大娘。”小公子说完就带着同伴走了。走了很远,大家终于把回过神来。

  有人说:“谁家的公子呀,长得比姑娘还美呢。”“是的呢,要是我儿子,我还不舍得让他出门呢。”另一个大婶色眯眯的说着。

  大家哄堂大笑起来。一会就各自的散开了。

  小公子来到了镇南王府门前,“香香,你去敲门吧!”小公子说到。

  香香应了一声,就上前敲门去了。

  一会儿来了一个年轻的壮士,:”在下,王府的管家林正,请问,你找谁。“

  香香给管家行了一个礼说:”我们是来给王爷治病的。“”那你们等一下,我去问问我们家王爷。“林正咻的一下消失在了他们眼前。

  

  小公子心想,不愧是王府呀,管家都是高手。”公子,如果他不让我们帮他看病,怎么办呢,那公子的计划不就泡汤了吗?”一个穿红色衣服的小姑娘说。“红衣,不会的,他不肯看病,他的儿子也不会依他的。”小公子微微一笑。

  不一会,林正带来了一位风度翩翩的公子,这位公子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寒气,冰冷的而修长的脸蛋,双眼皮下的褐色眼睛炯炯有神,薄唇间一丝冷笑。对比起来,旁边的林正显的亲切多了。

  “这位是我们家的小王爷,你们谁是要看诊的大夫呀!”林正笑着问到。

  小公子心里想,你就是被你皇帝老爹抛弃的君天昊呀,小公子越想越气。大声说:“我们都是大夫,还是带我们去见你家王爷吧。”君天昊看着比自己矮一大截的小公子,薄唇微微开启,冷笑着说”有什么能证明你们是大夫,而不是来骗钱的。“

  这些日子打着是名医来问诊的的骗子太多了,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君天昊也同样把他们当成了骗子了。

  小公子生气极了,脸气的通红。她扔出一个玉佩给他,君天昊稳稳的接着了。君天昊看着这块玉佩,玉佩上有着他父亲大人的名字,他父亲自己也有一块同样的玉佩,并且他父亲大人一直没有离过身。这个小公子怎么会有,带着这个疑问,小公子被请进了王爷府。

  

  君天昊带着他们来带了逸馨院,小公子心里默默的念着这个名字,忽然发现,这个院子的名字不是母亲的名字蛮像吗,王爷没有忘记母亲吗?那为什么母亲会中毒,为什么每次夜深人静都独自流泪呢。

  为什么都不准他来找王爷呢,要不是......杨雪灵,不要被这个字骗了,他欺骗了你母亲的感情,这个王爷不是你爹,他不是,他不配,你答应姥姥医好他的病就回天山的,想着这些,小公子越发的恨这里的一切。

  这位登门拜访的小姑娘,没有人能猜到他就是十五年前被皇后,现在的太后萧氏赐毒酒的杨素心的女儿杨雪灵,而这个镇南王君翼城就是他的亲爹。

  镇南王和杨素心的那段情要从十五年前说起了。

  那年杨素心十六岁,在天山上生活了十几年的她,第一次下山采购生活用品,那天的叶城天气特别好,正值春暖花开之际,街上的人特别多。因为太挤了,杨素心撞上了当时还是皇子的君翼城和叶翼城(现在的皇上),因为素心美丽,大方,身上还带着灵气,所以这两位皇子一下子就被她吸引了。

  但是素心喜欢上的却是君翼城,并且还打算嫁给他,叶翼风不服气,兄弟两个经常为了素心大打出手,这件事闹到了皇后哪里,却依然没有解决的办法,君翼城不是皇后的孩子,却是皇后姐姐留下来的遗孤,皇帝和她都把他当亲儿子。后来宁南国入侵,皇帝就派了两个皇子去打仗,实则打仗,其实是皇后的计谋。再后来素心就被赐死了。不过天公做美,素心是医学世家,从小就会治百毒,喝了毒药没有死掉,被救回了天山。

  

  天山是一个圣地,没有人敢进去,因为进去的人都不会活着出来。天山上住在仙医杨家,杨家世世代代都在天山上。一般外人没有得到允许是进不来的。整个天下都把天山当成传说。就连镇南王爷都不晓得素心来自这么神奇的地方。素心回到天山,发现自己怀孕了,后来生下了一个女儿,取名杨雪灵。现在杨雪灵突然登门拜访,是因为她答应死去的娘亲来救王爷的。如果不是答应了娘亲,她死也不愿意来这个地方。

  王爷被君天昊扶了出来,他焦急的想知道是谁带来了他想了十几年的玉佩。

  杨雪灵和她的同伴,香香,红衣,叶子坐在逸馨院的厅里。

  当王爷看到那张酷似素心的脸,惊呆了。他冲过去抱着雪灵,说:“你是我的孩子吗?”

  杨雪灵微笑着说:“王爷,你认错人了。”王爷愣住了,那大大的水灵灵的眼睛,小小的嘴巴和素心是一模一样呀。 到底是经历过岁月的人,王爷还是稳住了自己的情绪,“那你是谁呀?怎么会有我的玉佩。”

  雪灵微微一笑,''我是素心小姨的侄女。我听说您病了,就来给你瞧瞧病,您和我小姨好歹也有一段情,您应该知晓我们杨家是医学世家,我能治好您的病。“君天昊把王爷扶到椅子上做了下来。

  看着憔悴的王爷,雪灵心里还是蛮难过的,但是想起母亲绝望的离开,她又是一肚子气。

  

  王爷还是死死的看着雪灵,他不相信这不是她的孩子,她的鼻子高高的,和自己还真是像极了。

  他为什么不承认,当年是素心离开我的时候,是怀了孩子的呀,不是因为战争,说不定我们现在还在一起。

  王爷大大的叹了一口气。

  ”素心还好吗?我的孩子还好吗?“王爷淡淡的问,仿佛在和自己说话似得。

  ”王爷,您真逗,小姨不是被你害死了吗,不是你给他吃的毒药断肠散吗,她好不容易憋着一口气回到家,可还是死了,连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死了。你也好意思问,如果我不是答应小姨在她死后来看看你,我才不会来呢,也不会愿意给你治病,我巴不得你也死了才好。一命抵一命。''雪灵痛苦的嘶吼着。

  “请你说话注意点,这里不是你撒泼的地方,明明是你小姨自己离开我父亲的,你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如果他抛弃你小姨,他会不再娶妻吗?会颓废成这样子吗?请你搞清楚事情的缘由。”君天昊生气的说。

  “我搞不清楚,是你们搞不清楚,我小姨是中毒身亡的,不是你们,她还会自己喝毒药吗?”雪灵都快要和他打起来了。

  “天昊,你别说了,是我的错,如果我不去打仗,也许她就不会走,就不会中毒,就不会离开我了。”

  

  王爷痛苦的说。“父亲,这不能怪你的,你也不晓得她为什么会离开,你不也痛苦了那么久”虽然不是王爷的亲儿子,君天昊早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身父亲,当年看他一个人孤苦无依的,才请皇奶奶(现在的太后)帮忙,做了君家的儿子的。

  “你说你不晓得小姨为什么离开你,你也不晓得她中了毒,你真的不晓得”理智被拉回来的雪灵镇定的问。

  “我真的不知道,要是我知道,我肯定不会离开她的”。王爷激动的拍打着桌子。

  雪灵从她的眼睛中看到了痛,看到了真诚。他不晓得娘亲中毒,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王爷,那你还是找人调查一下吧,给我,也给你自己一个交代,我还是先给你把脉吧。”红衣搬了一个凳子让我坐了下来。

  雪灵摸着王爷微弱的脉搏,他这些年难道都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吗,有着严重的风寒,日积月累都快拖垮他的身体了,虽然嘴上不承认,但是雪灵的心还是疼了,这个坐在他面前的,是她想了好多年的爹爹。

  可是她却不能认他。雪灵叹了一口气说:“是风寒导致的,因为时间太久了。要想治好还真不容易,你是王爷,早点医治,想肯定早就好了,太医都是摆设吗?”

  “是爹不想治,他想就这样度过自己的余生。”君天昊无奈的说。

  

  听到这样的话,雪灵还是惊了一下,表面上没有什么感觉,其实内心都快要原谅他这个爹爹了。到底是骨肉亲情呀。

  “我先给你开点补药,王爷你这样的身体是需要慢慢来的,药补,不如食补,所以以后你的饮食要多加注意。

  香香,我写个单子,你去城里的医馆抓点药吧。“不知何时一个小厮把笔墨都准备好了,雪灵写着药方。

  写好了药方雪灵刚准备拿给香香。君天昊一把拿了过去,看着上面上面的药材名字,阴阳怪气的说:”你确定这些药材不是害人的,我可是知道你很希望我爹死的。“雪灵瞪着他,要不是她是小王爷,她早想灭了他。

  长得有模有样的,怎么那么多毛病的呀。

  雪灵忽然心生一计,”小王爷,要不要我给你也写一个药方,治疗一下你的疑心病。保证吃不死你。不过毁容倒是有可能的,你这个帅气的小脸蛋要是被毁了,你的妃怕是选不成了哦。“说完,除了小王爷气的快冒烟了,大家都笑了起来。

  气氛一下子活跃了起来。王爷心情也好了点,转过头对君天昊说:''天昊,你让林正找人把风雪阁打扫一下,让......对了还没有问公子你叫什么名字呢?”

  雪灵想了一下说了假名:“杨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