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妾挑战底线,妻子只身远走,晚年相遇,他说:犯了毕生大错

  • 日期:08-03
  • 点击:(1404)




  原创史书记载L昨天我要分享

  民国时期不仅有许多男性才子,还有许多先进的“新女性”。与旧社会缠足的妇女相比,她们的思想非常现代化,其中一条表现,就是奉行一夫一妻制,不能接受纳妾行为。丈夫再厉害再有才,她们也可以潇洒放弃,比如我们今天要说的吴弱男。

  吴弱男出生于1886年,是近代著名的女权活动家。她的爷爷是淮军将领吴长庆,她的父亲是“清末四公子”之一的吴保初。吴家在当时算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经常与上流社会人士往来,比如袁世凯什么的。

  而吴弱男的第一位老公,则是近代著名的爱国人士章士钊。两人从相遇到熟识的过程很有意思,一开始,吴弱男“未见其人,只见其文”。原来,章士钊年轻的时候家境贫寒,靠向报纸投稿赚稿费度日,所以吴弱男读到了他的文章。

  

  章士钊的文章,文笔犀利,对近代社会的发展提出了自己的深刻看法,吴弱男读过之后,觉得这人是个才子。后来,吴弱男在日本加入了同盟会,章士钊正好又去日本留学,同盟会的其他成员,很想让章士钊也加入,但章士钊始终表现得淡淡的。

  不过,章士钊对吴弱男的态度却特别一些。同盟会成员们就想出了一个办法:让吴弱男去接近他,拉他入会。章士钊因此和吴弱男熟悉了起来,感情越来越好,最终两人结了婚。但章士钊愣是一直没答应加入同盟会,在当时传为一段“赔了夫人又折兵”的笑谈。

  

  靠着吴家的实力,章士钊得以多次去国外留学。别人留学一个人数着钱紧巴巴地过日子,他还能带几个仆人过去伺候。回到国内后,章士钊创办杂志、开设学校,担任教授、出入上流社会,一路畅通无阻,事业风生水起。

  吴弱男给章士钊生下了三个儿子:章可、章用、章因。两人1909年结的婚,十年后,也许是婚姻生活平淡了,章士钊认识了一个青楼女子奚翠贞,开始瞒着吴弱男,私下往来。不久,他向吴弱男提出,自己想纳妾。

  

  吴弱男身为新时代女性,断断不能接受,两人大吵一架后分居,章士钊公开与奚翠贞同住,完全没把吴弱男当回事了。纳妾是吴弱男的底线,既然底线受到挑战,她也不打算容忍,于是,她选择只身远走,去了欧洲。

  章士钊在国内继续他的事业与风流生活。60岁那年,他还纳了一个叫殷德珍的26岁小妾。不过,这两个小妾都没给章士钊生下孩子。晚年,当章士钊在北京饭店门口遇到回国的吴弱男时,他开口说:“不管是政治上还是生活作风上,我都犯了毕生大错啊。”

  

  吴弱男只是抿嘴一笑,没有再计较了,过去这么多年,她心里早就放下。两人当时还握了手,一笑泯恩仇,就像多年不见的好友,而不是前夫、前妻。看样子,女人要是不爱男人了,确实能跟男人和平相处呢。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民国时期不仅有许多男性才子,还有许多先进的“新女性”。与旧社会缠足的妇女相比,她们的思想非常现代化,其中一条表现,就是奉行一夫一妻制,不能接受纳妾行为。丈夫再厉害再有才,她们也可以潇洒放弃,比如我们今天要说的吴弱男。

  吴弱男出生于1886年,是近代著名的女权活动家。她的爷爷是淮军将领吴长庆,她的父亲是“清末四公子”之一的吴保初。吴家在当时算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经常与上流社会人士往来,比如袁世凯什么的。

  而吴弱男的第一位老公,则是近代著名的爱国人士章士钊。两人从相遇到熟识的过程很有意思,一开始,吴弱男“未见其人,只见其文”。原来,章士钊年轻的时候家境贫寒,靠向报纸投稿赚稿费度日,所以吴弱男读到了他的文章。

  

  章士钊的文章,文笔犀利,对近代社会的发展提出了自己的深刻看法,吴弱男读过之后,觉得这人是个才子。后来,吴弱男在日本加入了同盟会,章士钊正好又去日本留学,同盟会的其他成员,很想让章士钊也加入,但章士钊始终表现得淡淡的。

  不过,章士钊对吴弱男的态度却特别一些。同盟会成员们就想出了一个办法:让吴弱男去接近他,拉他入会。章士钊因此和吴弱男熟悉了起来,感情越来越好,最终两人结了婚。但章士钊愣是一直没答应加入同盟会,在当时传为一段“赔了夫人又折兵”的笑谈。

  

  靠着吴家的实力,章士钊得以多次去国外留学。别人留学一个人数着钱紧巴巴地过日子,他还能带几个仆人过去伺候。回到国内后,章士钊创办杂志、开设学校,担任教授、出入上流社会,一路畅通无阻,事业风生水起。

  吴弱男给章士钊生下了三个儿子:章可、章用、章因。两人1909年结的婚,十年后,也许是婚姻生活平淡了,章士钊认识了一个青楼女子奚翠贞,开始瞒着吴弱男,私下往来。不久,他向吴弱男提出,自己想纳妾。

  

  吴弱男身为新时代女性,断断不能接受,两人大吵一架后分居,章士钊公开与奚翠贞同住,完全没把吴弱男当回事了。纳妾是吴弱男的底线,既然底线受到挑战,她也不打算容忍,于是,她选择只身远走,去了欧洲。

  章士钊在国内继续他的事业与风流生活。60岁那年,他还纳了一个叫殷德珍的26岁小妾。不过,这两个小妾都没给章士钊生下孩子。晚年,当章士钊在北京饭店门口遇到回国的吴弱男时,他开口说:“不管是政治上还是生活作风上,我都犯了毕生大错啊。”

  

  吴弱男只是抿嘴一笑,没有再计较了,过去这么多年,她心里早就放下。两人当时还握了手,一笑泯恩仇,就像多年不见的好友,而不是前夫、前妻。看样子,女人要是不爱男人了,确实能跟男人和平相处呢。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